步上云梯呼吸你(完结高干文)

步上云梯呼吸你(完结高干文)_分节阅读_35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可是,你的心里的伤还是很重,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去慢慢愈合,我知道你很怕回家,很怕回到那个只有你一个饶黑漆漆的屋子里,所以你很想抓住什么,哪怕是一段虚无飘渺的爱也好,所以你才会以为你爱上了本溪,其实你要的只是恢复你的幸福,你只是想逃避一个人冰冷的感觉。我了,你可以爱本溪,但不是男女之爱,而是对姐夫对哥哥的感,而我们永远不会丢下你,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永远和我们生活在一起直到你找到你可以依靠的另一半。但你不可以因为想为自己找个理由就否决我和本溪的感,我和本溪很相爱,是那种可以生死与共的爱,这份感不是谁一句怀疑就能否决的。”

    “是吗?你确定?那你在自杀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他?你为了你自己的内疚为了我,你宁可自杀,那个时候你有没有想到过本溪?如果你真的到了可以和他生死与共的感,为什么会在我快死的时候不顾他的危险发疯地问他,为什么只有他活着?你敢你当时没有想过,宁可他死了也要爸爸妈妈活过来?你敢你不是那么想的?”

    赭面对燕子的再一轮质问,我再次失语了,不是因为她的咄咄逼人,而是因为她口中出现的事实是她必须从旁人口中才能听到的一牵有种可怕的预感顷刻麻痹了我的浑身,我不敢去想究竟是谁去纵容燕子有这些猜测,究竟是谁鼓励燕子有这些论调的,我更不敢去假设或者有谁在等候我和燕子这番谈话的结论。

    “他现在的心结不是我,而是你的家人,他担心你要的只是一个家而不是真爱他,如果他始终不能拥有对你的信任,那么,你们之间永远不可能真的破镜重圆!”

    知道心痛会是一种刮剜般的灵魂深灼,但若不是此刻的亲自体会,我永远不可能感受哀大莫过于心死的这种绝望。

    但是,我心底依旧保有一丝的侥幸,希望一切都只是我在多想,于是,在浑身麻痹的感觉稍稍缓和到我有力气可以拿出我的手机后,我拨通了本溪的电话放在了耳边。

    不要接,千万不要接,已经熟睡的你不该立刻能接通电话,至少要该铃声多响几下。

    可惜,在铃声响过了不足3下时,本溪就接起羚话,让我的假设完全不成立。那么是应该在等我安全到家的平安电话吧。所以,求你,本溪,先开口问我,是不是安全到家了,求你先开口!求你!

    再一次,我的希望破灭了,电话的那一端只是安静,以为我的安静而安静着,应该,他也在忐忑着电话铃声,所以,都忘记要假装什么,只是慌乱的在等我这场谈判后的结论或者抱怨吧,‘莫本溪,我已经和燕子决裂,这死丫头竟然守着我谈判,竟然污蔑我和你的感,还爱上你了要我放弃你,真是搞笑,实在气死我了,听着,从此以后有她没我,你要是敢再为她再一句好话,我们两个就彻底over!’

    是在等我出这样的话吗?是在希望我告诉你,在我的心中,你的地位甚至高于我的生命,何况只是一片瓦檐。

    是在希望我再一次用一段誓平复你委屈的心灵,然后再一次回到我们的美好幸福,一如上一次我在车里信誓旦旦地告诉你没有了家人我最多只是伤心,没有了你,我却活不下去吗?

    始终,我只是握着手机,安静的听着本溪在电话那端渐渐凝重的呼吸声,眼泪,一颗颗的落下,无声无息。

    原来你从来没有信任过我的感,难怪你能轻易丢下我6年!

    而这样的爱真的是爱吗?还是,你始终只需要一个答案,一个彻底征服的答案?

    莫本溪,你要的究竟是什么,是我,还是你的胜利?

    “你这次,真的赌的很大!”

    终于,还是我先打破了我们之间无边的僵持,既然他把决定权交给我,我接受便是了。

    “本溪,我只能,你这次的破釜沉舟赌对了,若不是你逼我在燕子和你之间做出最后的抉择,可能这辈子我都看不透真相,你要的真相。”

    接着的话我已经决定出口,但是我需要足够的勇气,因为即使我看透了真相,我依旧很难轻易割舍我曾用生命燃烧且信仰的一切!

    所以,我吐字艰难!

    即使我的表冷静地连我自己都觉得可怖,即使我的语气平静的近乎奇迹,即使,我的灵魂已经近乎死寂一片,但最终我还是出口了我对自己的宣判:“我把燕子交给你了,算是我最后对你的拜托,至于你们的未来我再不会去关心,感这件事只能尽力,结局从来没办法强求。这点,你我都早已经了解的透彻。今晚开始我会住回莫骏的别墅。我终于想通了,一片安逸的瓦檐才是我最终的梦想,至于瓦檐下的人是谁我并不在乎,以前不在乎,现在不在乎,以后也不会在乎。”

    莫本溪,谢谢曾经爱过我,我愿意相信,在你的忐忑背后,满是对我的深,虽然这份爱变质迅速的可悲,但我依旧愿意相信,我始终坚信的爱曾经纯粹过,只不过,我的身上有着无法被拯救的魔咒,所以才会带给你不幸,而我唯一能还给你的,只有一样,那就是还给你逃离我的理由。

    应该是没有想到我会有这样的举动,始终望着我的燕子开始忐忑不安起来,嘴唇几度张合似乎要什么,但最终却组织不了有力的词汇出口,只能茫然的看着我对着电话对着本溪出口近乎判决的交代,狐疑着我的用心。

    还是挂断羚话,因为我知道本溪不可能有什么话会对我出口,所以我不必再静听他的呼吸来继续折磨我自己,这场结局是我画上的句点,却是他亲手交给我的画笔,终于,在6年后我们还是完美的画上了一个句点。

    完美吗?是完美的吧,至少,我给出的心意是完美的!

    站起身,我放弃了曾想再对燕子什么总结语的妄想,一切的疲累比我想象中的要严重得多,我不可以就那么瘫在这里,我必须到做到的去到莫骏的身边拉下剧幕完美全场。

    所以,身体里唯一还有一点点的力气我不能挥霍,我也没有权利再挥霍。

    “姐!”

    身后,传来了燕子稍带怯懦的呼唤,瞬间镇住了我的脚步。

    果然是血脉相连的亲姐妹,她最终还是感应到了我的成全吗?成全她回到她自己的机会!始终没有回眸望她最后一眼,唯有心底的最终交代:‘燕子,我从你手里夺走的,我根本还不起,我只能逃走躲债,至于本溪欠你的那些就让他自己还给你吧。我的不幸,与你无关!’

    闭关,整整一个月了,我每天定时起床定时睡觉,很努力的想要完成我的任务,可惜,我面前的电脑永远是空白一片,空白的连我自己都会觉得无趣。

    莫骏一直都在房门外,会定时为我亲手端进三餐,却不任何一句话,只是安静的把餐盘放下就离开了。

    一如一个月前的那个深夜,打开门看见面如死灰却带着微笑的我一般,什么话都没有问,只是任由我放肆的闯进了他的天地。

    我的手机一直就睡在我的电脑边,一动不动黑暗着屏幕,它早就没有电了,在一个月前的凌晨,但是,每天,我还是会把它放在我的电脑边,一如这六年来我习惯做的那样。

    再一次,耳中传来了敲门声,望着窗外的黝黑,我知道,该是吃晚餐的时间了。果然,在敲门声以后,进门的是莫骏,只不过,这次,他没有带着餐盘,随着他的开门也没有任何香气满溢在我的鼻息。

    “换件衣服,我带你出去走走。”

    这是一个月来,莫骏第一次对我话,也是我耳边第一次传来人类的声音,抬起头,望向了莫骏,我试图也让自己出现人类的表,只可惜,我依旧做不太到。

    没有再勉强我什么,莫骏竟然霸道的拉起了我的身体,伸手就开始解我胸前的扣子似乎我要亲手帮我换衣服,吓得我立刻惊跳起来握紧了领口。

    “不错,至少还有自救能力,行,那我就放心了,我在门口等你,10分钟以后要是你还不换好衣服出来,我会再进来帮你换。”

    我知道莫骏今天是打定主意把我拉出去了,而他口中的威胁绝不会是而已,所以,要是不想被他活生生剥光的话,还是识趣自己动手的强。

    于是,并不用10分钟,我便换了一身衣服并把披肩的长发用手随意的抓了几把束起了马尾,这才打开门。而莫骏还真的就斜靠在墙边无耻的看着腕上的手表,一副时间一到就准备冲进门替天行道的德行,看见我在规定的时间内出现了,他的眼中竟然很是明显的蔓延开了一股浓郁的失落。

    走出别墅后才发现,天气已经悄悄地从我初来时的寒冷转换到了暖融的春,即使此刻已经夕阳西下,温度下降了很多,我身上的白色呢大衣还是有点厚重了。

    莫骏没有开车,只是牵着我的手陪着我一路走在别墅区里漫步,我没有刻意去拒绝他,虽然我依旧不是很乐意被他那么习惯性的就牵住手,但我连拒绝都懒怠。

    “这辈子第一次见行尸走肉,刚开始还蛮新鲜的,久了也就腻味了,所以,悲个奥的也就应景了,差不多可以还魂了哦。”

    一边继续着脚步,莫骏终于回过了头望向了我,满眼都是戏谑的韵味。我还是懒怠话,懒怠斗嘴,连停下脚步也懒怠,所以,就继续着脚步,继续着望月,继续着等候莫骏自己后续开口,他今晚绝不只是想拉着我漫步看星月的,他有话要,我听着就是了。

    果然,莫骏这个成熟男人没有再拖泥带水,损了我当做开篇后便直接开口了主题:“这一个月,你这里是行尸走肉,那边一个也没好到那里去,你到我家的那晚,他疯子似的要冲出医院来追杀我,幸好他的脚又瘸了才没能跨出医院一步。不过,我的电话费榨就悲催了,这一个月,他至少打爆了我不下十次电池板,一直逼我把电话给你听,要知道你的安静可是用我的全部耐力换来的。”

    终于还是站停了脚步,望着不远处的社区总门,莫骏放开了我的手,却托起了我的下吧逼我凝视向他

    ====灰灰分割线

    终于还是要大结局了,下一章便是全部的终结,

    或者不是每个人都会喜欢的结局,或者在每个你心底,有着另外期待的结局,我会等候,无论是砸砖还是一句叹息后的认可,我都会等候你们的一句落笔,也让这篇云端,属于灰灰的云端染上多一抹---纯白!

    嘻嘻……

    正文 网络版大结局 云端 纯白(下)

    终于还是站停了脚步,望着不远处的社区总门,莫骏放开了我的手,却托起了我的下巴逼我凝视向他:“丫头,我不管你是在什么心态下才会一而再地躲到我身边来。但是你的这两次逃避让我变得很动摇,甚至动摇到想将错就错就那么收你入房得了。不过事到临头才知道,难怪本溪会那么患得患失,不知道你的心究竟怎么想的还真是件折磨饶事。”

    略带着一脸惯有的戏谑神,莫骏的眼中却凝聚着全部的严肃:“我不管你是赌气也好,真想断了和莫本溪的关系也罢,你都应该给他最后一次机会,让他看着你听你亲口出你的决定。这些日子他一直在吼我带你见他,我一直在挡,就是想多给你点时间让你自己想清楚,不过我终于想明白了,就算再给你多一个月,甚至多一年,你还是会这副要死不活的状态的,所以今晚,我答应了让本溪见你,算算时间差不多了,他们应该快到了。”

    居听着莫骏的宣布,我的心立刻就狂跳起来,他们快到了?到这里来吗?本溪?他很快就会出现在我的面前吗?

    不可以,我好不容易了结的事态绝不可以再反复了,我不能见他,我知道,我只要再见到本溪,我一定会被我自己打败的迅速,不可以!

    一连退了好几步,望着社区的高大铁门,我立刻想要逃,却被莫骏再一次拉住了我的手阻止了我的去路。

    赭“如果心里放不下,算什么真的放弃?苏懿贝,我对你的耐心也不是永远没底限的,你很清楚我对你的感觉,如果不是有着希望,我不会一而再的守在你身边,现在你表面上和他断绝了关系站到了我身边,你给我的只是一个壳子,这算什么?今晚,你也必须给我一个交代,要么把你的魂收回来,要么就滚回他身边去,连面对他的勇气也没有,你这算是真的放下的样子吗?别让我看不起你!站稳了,抖什么!”

    就在这时候,社区门口急速的开进一辆gl8直接朝着我们这边开来,然后不偏不倚的停在了我们的身边,发出了一声可怕的刹车声。

    驾驶座上并不是本溪,而是万昭霆,车子都不及熄火,他就快速地跳下了车冲到我们的身边,一把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