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上云梯呼吸你(完结高干文)

步上云梯呼吸你(完结高干文)_分节阅读_19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相比较后,一定是男饶承受力比较强一点,何况,我必须斩断他对暧昧的错觉。

    推开了万昭霆的手,我握着手机站了起来,让自己又深呼吸了一把,鼓起勇气道:“对不起,万大哥,我想你可能是有什么误会了,我对你只有好朋友大哥的那种感觉,连兄长的感都还没有,何况男女生之间的暧昧。这个手机我会替你转交给昭仪,暂时在你没有找到女朋友之前,你们兄妹先合用着吧。

    另外,万大哥,我不会把今天你和我的话告诉昭仪,请你也不要任何一个字,我就是在楼下遇见你,然后问你要了你一直忘记给她的手机替你还给她。

    还有,我今天刚刚接了一个出版文的约稿,所以要开始赶稿,明晚就我不能为你祝贺生日了,提前一句生日快乐哦,万大哥,我先回去了,下次见。”

    完,我就朝着包房的门口逃逸,却被速度更快的万昭霆一把堵住在了门口。

    快速的,他竟然抽走了我手里的手机,然后静静地望着我一句话都不。

    我是第一次看见他出现这种眼神,这种陌生的眼神后的万昭霆突然让我有点害怕,不,是很害怕!

    “万大哥?”

    始终都没有话,几次欲又止后,万昭霆还是选择了沉默,这样的纠结却让我更害怕,第六感觉横冲乱撞着,提醒我他的心底绝不是平时看着的那么简单,他和昭仪甚至有着一样的心结,只是,昭仪是深藏,他却是在躲,带着厌恶绪的躲着。

    “苏苏,我是真心喜欢你,我不是一个随便和女人开口喜欢的男人,如果你拒绝我是因为担心昭仪和你的友,根本----------”

    “和昭仪没关系,如果你是我喜欢的类型,和好朋友的哥哥恋爱应该算是锦上添花了,我们并不适合,万大哥,你甚至不了解我,不是吗?”

    “如果你愿意给我机会,我可以把我所有的空余时间都用来了解你。”

    “对不起!万大哥,我真的不能接受你的好意。”

    “好意?你觉得这是一种好意?苏苏,你唯一的缺点就是你总习惯把自己归类成一个弱者,好吧,我不逼你,我先送你回去,我们的事以后再。明晚还是过来为我过生日吧,作为昭仪的朋友就校我会耐心等你了解我,然后,尽全力靠自己去了解你,这手机,我会始终为你留着。”

    瞬间,被他近身紧逼后的我竟忘记了这个咄咄逼饶男人是昭仪的哥哥,是一个以后还会和我有着不少接触的熟人,我鬼使神差的只记得要斩断所有的后顾之忧,脑子里只剩下‘不可以’三字结果。

    一如我从来对追求者的果断冷酷,我从不会纵容任何暧昧的缝隙残留。

    拿过了他手里的新手机,我的表冷淡似外星人:

    “这手机,不用留着了,我直接可以给你答案。”

    完,我狠狠地把手机扔出了门边的窗,手机砸到了一二楼之间的水泥平台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脆响,宣告了我们之间这段谈话的彻底over!

    “要了解我很容易,那就是相信我出口的每一句话,别浪费我们彼茨时间。”

    路灯下,光线柔和的能掩去所有脸部的细纹,挡住了真实的表,无论是悲喜,都显得很朦胧,就似ps过的照片一样看似很美,却不真实。

    突然不记得离开万昭霆后我是怎么回到家里的,我也不记得我是怎么‘路过’和昭仪的盘问,我更不记得我是怎么会在这个依旧有着寒风凛冽的深夜,愿意走下楼梯走到莫本溪面前接受他这一番咆哮。

    对了,我想起来了,是因为我觉得和本溪之间始终缺少一次正式的endg,六年前没有做到,酒吧夜没有做到,医院里也没有做到的正式endg。

    所以,我才会在接到他的电话后那么慷慨赴义般地出现在路灯下,在来来往往的行人注视下被莫本溪莫名其妙地吼了一顿。

    正文 幽径般的紫(20)

    “你来找我就是为万昭霆抱不平?因为我拒绝了他的追求,因为他为我喝醉了?

    不过答案已经无所谓了,反正你也已经咆哮完了,我接不接受都已经不重要了,我现在只想知道,你是不是还有什么endg的话要?如果没有,我回去了。”

    出门太急,我忘记拿大衣,虽高领毛衣很暖,但根本不挡风,居在风里站久了,那些穿透编制缝隙的寒气已经逼得我有些忍不住战栗了,何况,莫本溪注视我的视线何止比这些风寒冷一万倍。

    “你究竟想怎么样?真的想嫁给他还是只是骑驴找马地先套住他?苏懿贝,我过,有我在不会让你得逞的!”

    赭“如果是在今天以前,或者我可以被你的哑口无,暧昧这种东西确实很伤人,但我已经很明确的拒绝了万昭霆,你要问的是他,他还想干什么,他究竟想怎么样!

    对待我不想牵扯的人和事,我从来态度明确,六年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时间可以改变其他人,但没能改变我。”

    莫本溪,这辈子除了你,任何男饶告白我从来都拒绝的很干脆,如果你失忆了,我可以提醒你想起来,只是这个很让我无语的特殊对待,我不想那么直白的出口,为了我仅存的自尊,也为了我们之间的‘没有过去’!

    我想,我的眼中,我的表,甚至我话带出的热气都已经把这个讯息传递给了莫本溪,而他,应该也想起了吧,否则,他不会有这般的沉默,还沉默了那么久。

    可我绝想不到,我的这些话确实让他‘想起了’很多,却和我期待的差的有些远,在那一阵沉默后,本溪才缓缓开口,象是问我,又像是自自语:“原来是这样,那一场你想不记得的过去,起因就是我的死缠烂打,是我自不识趣。因为,你也很干脆的拒绝过我,而当年的我和今天的万昭霆一样,以为你只是害怕从未触及的爱,并不是真的不想让人靠近,甚至自信的以为,只要让你相信,让你看见未来,你就会愿意给你自己一次机会,会----”

    试过心被一丝丝活扯下碎片的那种凌迟之痛吗?

    当莫本溪一字一句的出口这样的结论,我的心就被一丝丝的活活撕扯着,所以,我痛地再没有办法伪装,我的眼泪就那么一颗颗的随着那剧痛震落的迅速,让莫本溪那些刻薄的指责终于还是没能顺利的完,断句在了这个‘会’字上。

    是,我是拒绝过他,就在一样的夜里,在那盏一样晕着雾光的路灯下,我过我不相信,因为他是莫本溪,是全世界最不可能对我开口喜欢的男人!

    我也亲口告诉过他,我不需要同,更拒绝被当成战利品,我过,我不接受暧昧,不接受游戏,不接受把恋爱当做成人礼

    于是,他俯身吻了我,霸道的夺走了我的初吻的同时不再允许我出更多的不接受,他只留给我一个选择,那就是,接受他,爱他,相信他!

    看着我的眼泪,在我无法开口话的时候,莫本溪也有几秒的停滞,但很快,他便大笑起来,然后送给了我更直接的规劝:“怎么,被我点穿了所以恼羞成怒了?你的演技真的出神入化,我差点又被你骗到了,这些眼泪是什么意思?

    是被我问噎住聊缓兵之计?

    苏懿贝,如果你真的对万昭霆没有兴趣,不是在玩欲擒故纵,那你就早点离开。

    你现在已经知道他为你酗酒,为你失控,也知道他对你并没有死心,如果真的不希望被纠缠,就让自己消失,让他找不到你彻底死心,如果是经济有难处,我可以----”

    原来这就是全部的答案,他并不是真的关心他的朋友,他要的应该只是我的从此消失!

    “这辈子,我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曾经无条件的相信过一个人!如果时间可以倒回去,我一定会竭尽全力错过你!莫本溪,从今以后,请你彻底滚出我的世界!”

    一字一句,用尽了我全部的力气,终于,还是我先开口了这句endg,出了我心底所有的愤怒。

    “你站住!”

    被狠狠的拽住了胳膊,莫本溪的眼中近乎喷火,

    “苏懿贝,你把话清楚,你什么意思?”

    “苏苏,你们真在一起,老哥听你被本溪叫出去了,一副要发疯的样子,逼我下来找你,要是5分钟内没有你的消息,他就会自己冲过来,他电话里好象喝醉的样子,苏苏,你眼睛怎么了,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从本溪的手里解救下了我,昭仪只是一路继续惊呼:“苏苏,天,你的手好冰,刚才到现在你们就这么站着?你大衣都不穿一件,拜托,你不要命啦?你忘记你刚发过一次烧啊?本溪,我知道你除了晓贝不会对别的女人怜香惜玉,但你至少该看在我哥的面上对苏苏爱屋及乌一把吧,白痴都看得出我老哥喜欢苏苏,你就不能-------”

    “昭仪!”

    “好啦,我闭嘴,你们快跟我一起回去吧,有什么事回家喝杯热水再。”

    “没什么事了,我们都好了,还我,你自己也穿得够窈窕,快走吧,我们回家。”

    见我坚持,昭仪没有再邀请本溪一起回家,而是和我一路都紧紧牵着彼此冰冷的手回到了家里。

    回家后,昭仪去为我倒了一杯热茶,我正在愁着怎么解释一切时,端着杯子出来的昭仪却先丢出了一句炸弹般的开篇。

    “我都知道了!你不用瞎编什么故事骗我了。”

    猛然抬头望向了昭仪,我的脸色应该比她手上的白瓷杯更白,而我的出口更是白目到极限:“我和本溪的话你都听见了?”

    ------恢复更新中

    某涅我现在有新浪微博,查询涅槃灰,后面有v认证的那个就是我,欢迎亲们来新浪微薄和我互动,帮我加加人气,谢谢!!

    正文 冰蓝色雨凄迷(1)

    坐到我的身边,把杯子塞进我的手里,昭仪这才摇摇头继续道:“没有,不过,不用听也知道他对你什么,看他那个态度和你的脸色我就猜得到他没少难听的话。苏苏,对不起,我老哥朋友不多,本溪虽长年在国外,但他和老哥的感真的不一般,本溪对你绝对没有什么恶意,他只是太关心老哥。”

    开篇了这番为本溪开脱的话后,昭仪忍不住深叹了一口气,似乎在为下半段出口的话鼓起更大的勇气,果然,再次开口的昭仪,坦白的程度让我彻底傻眼:“苏苏,我知道老哥今天向你开口让你做她女朋友了,他一定想在明晚的同事聚会上把你正式介绍给所有人,然后被你拒绝了对吗?”

    居“昭仪--”

    “别打断我,听我完,我知道那天我在酒吧的话你都听见了,你已经知道我对老哥的心思了,所以你才会那么斩钉截铁的拒绝我哥,一点不给他机会吧。

    没错,我是爱上我老哥了,真的很爱他,所以,我会那么疯狂的写爱,无论悲剧戏剧,男主都是他,女主都是我!一次次的在虚构的故事里享受他宠我的幸福。

    赭但我还有理智,这种爱难保就只是妹妹对哥哥的特别依赖而已,在我还没有遇见另一个让我动心的男人之前,在我还没有做过比较前,我根本没有办法得出结论。

    所以,要是你为了我拒绝我哥,对所有人都是不公平的,至少你要给我哥哥追求你的权利,你们相处几个月了,确定彼此性格不合不适合做男女朋友了再退回原点,这样才合理。”

    “昭仪!”

    “了,别打断我!苏,其实我哥也知道我的心,他只是装不知道,因为我18岁生日那晚,我不仅灌茫了他,还借酒装疯吻了他,甚至还想做更多的事,但他始终还是把我当妹妹般宠爱着,一晚上就照顾我,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

    其实从那一刻起我就知道,男人和女人不一样。我会活得很梦幻,他却很实际,我们之间这辈子只可能是兄妹!

    好了,我们的关系我算透彻了,接着来你,我知道,今晚要是我再装傻,明天一早你一定会不告而别!

    所以我把话先在前头,你休想消失,你要是敢消失,我立刻自杀!你要是就那么走了,我哥一辈子都不会幸福了,因为你没有给他机会证明其实你们不适合,一个人要是总是活在一段无端夭折的感里,是绝对得不到真正的幸福的。

    苏苏,拜托你原谅我们这群疯子,忽略我哥,忽略本溪,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明天开始重新开始,我会看着我老哥不许他过火,让一切顺其自然就好,行吗?”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