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上云梯呼吸你(完结高干文)

步上云梯呼吸你(完结高干文)_分节阅读_8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己玩。”

    “出来玩就要开心啊,美女----”

    “我们很开心,而且我们从来不和男人玩,这话你懂了吧,要是你们那里有靓妹,欢迎她们过来一起happy啦!”

    完,昭仪直接拉着我吻了我的唇,还把我护在她怀里搞得她是我男人般的霸道,这个唐突的举动和她口中的叫嚣立刻吓退了那个帅男孩,当然也让其他也蠢蠢欲动的男性彻底浇灭了荷尔蒙,放弃了搭讪我们两个醉同性恋妞的冲动。

    “苏苏,你的初吻被我夺走了,你完蛋了,你这辈子属于我了!嘿嘿!”

    当然知道昭仪微醺了,看着她顽皮的坏笑我实在是无语,幸好酒精也上头了让我反应慢了一拍,否则刚才她非礼我的时候我一定会有反应,一定就破坏了昭仪的急中生智。

    再给彼垂了满杯的酒,我也学她将手肘架在吧台上,将下巴搁在了手臂上,望着杯子里的晶莹液体,脑子里忍不住又想起了莫本溪,想起了他夺走我初吻的那夜,那夜,路灯也很暗暗的,就象这个杯子折射的光影,而他,对自己,比起昭仪更霸道多了!

    “苏苏,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写吗?”

    “什么?你什么,我听不见!”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写吗?”

    “为什么?”

    “因为,只有里才能让两个永远不可能在一起的人相爱,可以让他们幸福,可以让他们生生世世都幸福。”

    “什么?你响一点,这里很吵,我听不见,你凑到我耳朵边吧。”

    =灰灰分割线

    不好意思,这一章实在没有办法分开,字数稍微微有些不够,所以,偶出现一下下,凑点废话!

    这本书的男主男配出现的很晚,似乎之前的铺陈比较长,因为,每一个剧中出现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每一个故事也都值得最后得到祝福!

    所以,我们一起耐心随着她们的人生一步步路过吧

    路过,便是有缘!

    正文 耀目的莹白(18)

    |“什么?你响一点,这里很吵,我听不见,你凑到我耳朵边吧。”

    “不要,我不想动,我就想这么话,你听不见没有关系,很多话其实谁都不可以听见,可我很想出来,我不想什么都只能靠写的发泄,很多话,我真的很想出口。

    苏苏,你知道吗?其实我是个魔鬼,我昨晚竟然有个很坏的想法,我在想我妈妈的病或者是天意,是上天给了我一个幸福的机会,我竟然开始有了希望。

    苏苏,你知道我的希望是什么吗?我希望等我陪着妈妈走完最后的路后,等我妈妈消失后,我就不再是他的妹妹了,我就可以和他在一起,可以光明正大的爱他了!

    就算他并不爱我,还是把我当做妹妹,但至少我可以试试告诉他我的想法。

    可是,妈妈原来不是得癌症,一切只是一场误会,你知道吗,当我今天听见这个答案后竟然很失落,我竟然想我的妈妈死,我是不是很坏,很魔鬼?

    你总是我是天使,可我其实根本就是魔鬼,所以我今晚特别想喝酒,我真的很想喝醉!

    最好醉了以后摔一跤,摔伤了脑袋忘记所有的一切,但我不想摔死,因为我不想永远再看不见他,我真的很爱他,很爱很爱!”

    眼泪,顺着眼角流淌在了昭仪的手臂上,流淌在了墨色大理石吧台上,和酒杯渗出的冰水一起交融在一起,一起继续存在着,却也一起被忽略着,一如昭仪此刻的绪。

    结合着唇语,外加昭仪的每一个字都不算太轻,我听清楚了大部分,我却不敢相信我听见的一切,更不敢显露出我听见了一切,心虚的连视线都不敢挪移分毫,更不敢轻易变换我的眼神,生怕让昭仪发现,我听见了一切!

    拿起酒杯,昭仪再一次把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丝毫不在乎眼角依旧还有眼泪,对着我突然笑的绚烂无比。

    “苏苏,你知不知道真的好美,在这种灯光下,你更美了一千倍!特别是你笑起来那两个酒窝,简直迷死人,苏苏啊,你替我去爱我哥哥吧,不是有本书疆会有天使替我爱你’,恩,对,就叫这个。

    所以你帮我吧,你帮我好好爱我的哥哥吧,我真的不想其他女人在我哥哥身边。

    但你可以,因为你足够纯洁,纯洁到连初吻都还有,你又那么漂亮那么善良那么有才。

    所以,你才配得上我哥哥,你才是真的天使,苏苏,如果是你做我大嫂,我同意,我举双手同意!来,大嫂,干一杯!干杯!”

    正文 耀目的莹白(19)

    |晃悠着手,昭仪竟然直接拿起了洋酒瓶往自己的杯子里倒酒,我知道她真的喝多了,连忙阻拦她,跳下酒吧高脚椅子一把抢过她手里的酒瓶,却还是晚了一步,昭仪的杯子里已经倒了大半杯的纯酒。

    看着我抢过了酒瓶,已经喝茫的昭仪竟然开始傻笑:“大嫂,你那么急干嘛啊,等我倒满了会帮你倒酒的啊!而且,你杯子里酒是满的根本不用倒酒。

    哦,我知道了,有人喝茫了,开始抢酒喝了,呵呵,大嫂,原来你酒量还不如我。你放心,我保护你,你不能再喝了,你乖乖坐着看我喝。”

    直接把她已经督嘴边的杯子也抢过来,我怎么可能让她直接喝洋酒,免得麻烦,我自己一口气喝完了她杯中的酒,再把空杯子还给了一直就锲而不舍抢杯子的昭仪,这才转头找酒吧服务生要了瓶冰水,倒在了她的空杯子里。

    喝了一口杯中的冰水,昭仪立刻就吐了出来,看着我皱起了眉:“苏苏,你真的喝多了,这是水,不是酒,你怎么给我倒水啊,不行,看来你真的喝多了,我要带你走,我要保护你,走吧,我们该走了,我好想也喝得有点茫了。”

    真是谢天谢地这个妞醉了还有良知,我勉强压抑着那一大半杯纯酒下肚后的火辣感觉,扶着摇摇晃晃的昭仪跳下了酒吧高脚凳,一起摇摇晃晃的下楼,艰难地走到衣帽间去取寄存的衣服。

    一边忍受着存衣服的中年婆婆嘟囔着女孩子不应该喝那么多的啰嗦忠告,一边忍着腹中翻滚的酒精折磨,一边看着已经站不稳蹲在墙边的昭仪怕她出什么状况,拿衣服的这几分钟简直赛过几时般冗长。

    终于,婆婆还是把两件大衣和两个包包交给了我,我万般艰辛的一手挽着两件厚衣服背着两个包包,一手扶着昭仪,穿过了密集度可怕的一楼人群,逃离了震耳欲聋的音响,走到了室外,呼吸到了冰冷的空气。

    酒吧门口有着好多出来抽烟的人群,看着我们出门都带着冷漠的旁观眼神,有些竟然还微笑着吹口哨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气得我很想直接捡起地上的石头砸他们脑门。

    但理智还是让我忍住了冲动,忍住浑身冻得颤抖的冷风,一直扶着昭仪走了一百多米,才看见一处花园长椅把她放倒在了椅子上,帮她披上了大衣,自己也连忙披上了大衣,最后才拿出了手机。

    看着躺椅上直接闭上眼睛陷入昏睡状态的昭仪,我知道虽然这里离开我们的窝也就十几分钟的路程,但我也喝多了,真的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把昭仪背回去,唯一的办法只有打电话给万昭霆,让他来抱着昭仪回去,可是

    正文 耀目的莹白(20)

    |忍不住想着昭仪之前的那番真心话,看着她眼角依旧在源源不断留下的泪,我突然没有办法点击那个绿键。

    我不知道万昭霆是不是知道昭仪的心结,虽然我其实没有搞明白这狗血般戏剧节,但我知道如果昭仪都不想我听见她的心事,她一定不会想把心事给万昭霆听。

    好复杂!这实在是他妈的复杂的状态让我原本就有点混乱的脑子里彻底浆糊,就是按动这个求救电话都变得困难。

    可是,我总不能让昭仪一直就那么睡在公园躺椅上,她虽然披着大衣,可她的背就那么直接睡在冰冷的铁椅上。伯母的病还没好,昭仪要是再病了对万家对万昭霆绝对是雪上加霜。

    何况昭仪很早前就喝醉了,或者她刚才所有的话都是她喝醉后的胡话,只是她这个爱幻想的家胡乱杜撰的故事,是为了和自己闹着玩的吧。

    否则,生活中哪有这种台节,亲生兄妹不是亲生的,妹妹还爱上了哥哥?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终于,我还是服了自己,终于还是拨通了万昭霆的电话,很努力的保持着清醒,用着微微大舌头的表述告诉他我们所在的位置,万昭霆很冷静的问清楚了昭仪的状态还有我们所在地方的标志物,并让我一直拿着手机别关机,嘱咐我无论如何不要和任何人话,不要跟任何人离开这才挂了手机。

    整条躺椅都被昭仪睡了,我没有地方坐,可我也有些站不稳,于是就握着手机坐在了一边的台阶上,眼睛一直看着昭仪尽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和逐渐上头的酒精奋力斗争着,大概过了十五分钟后,终于看见了一路狂奔着朝我们靠近的万昭霆。

    看见他到了,我连忙努力站起身,却因为晕得厉害,站直后的我趔趄了好几步也没法保持站稳,幸好被赶到的万昭霆一把拉住才避免了摔倒在地上。

    对万昭霆感激地微笑着,看着他来了,我才真的放心了,连忙继续大舌头的向他解释:“万大哥,对不起,是我提议来酒吧玩的,我不知道昭仪酒量不好,你来了就好了,昭仪喝多了,她了很多胡话,要是她一会儿也对你胡话,你别理会哦,她的都是胡话,真的很胡话。”

    静静地看着我,等我大舌头的啰嗦完毕,万昭霆这才开口:“苏苏,你别替那丫头话了,我知道一定是她带着你来酒吧的,放心吧,她不会有事的。”

    正文 晴天,蔚蓝(一)

    |回头看了一眼貌似已经真的睡着地昭仪,我连忙推开扶着我的万昭霆试图把他推向昭仪:“万大哥,你快带昭仪回家,椅子很凉,她已经睡很久了,再睡下去她一定会着凉的,伯母已经病了,她要是再病了就不好,别伯母会担心,你也会更累,你快送她回去,我没事的,等酒精散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再一次扶住了根本已经站不稳的我,万昭霆的手臂坚定无比:“夜深了,我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留在公园里,本溪马上就到了,等他来了,我们就带你们两个一起回去。”

    本溪?我听见的是本溪的名字吗?他要来?为什么?不行,我不要见他,我不要他看见我这副样子,不可以,不可以!

    听见本溪的名字,我顿时就慌了,头摇地象拨浪鼓一样,更是用力的试图要推开万昭霆的手臂,深呼吸着想让冰冷的空气帮自己清醒,让自己不至于再站不稳。

    “把她交给我吧,你先抱昭仪回家去,我等她酒醒一点,再送她回来。”

    我不知道那一刻的交接是怎么样过渡的,我只知道还没等我开口‘不要见本溪’这句话,当我不再傻晃着脑袋,抬眼看后,我依靠的怀抱便不再是万昭霆大哥,而是本溪,莫本溪。

    望着他近在咫尺的脸,我的心跳顿时就停止了,这刻的感觉太过熟悉,间隔的六年里,这是我没有一天不曾怀念的怀抱,是我每天都期待的奇迹。

    只不过,他的手臂比起六年前似乎变得更有力了;只不过,他的身高似乎和我的差距又拉大了些,我需要仰视的角度也因此增加零;只不过,他的眼神不再有我曾怀念的温柔,只剩下一片陌生,完全的陌生!

    “苏懿贝,我知道你想装作不认识我,那就安静点,我扶你去坐一下。”

    ‘我知道你想装作不认识我?’

    心底默念着他在我耳边轻声出口的这句告诫,我忍不住细细回味起来,是吗?是我想装作不认识他?原来,是‘我想装作不认识他’哦!

    终于,在莫本溪这句话厉害过全天下最猛的醒酒药治疗后,我顿然清醒了很多!

    是啊,我们就该彼此不认识才对!他虽然还是莫本溪,但他已经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莫本溪,他已经是那个嫩模的男朋友,他现在出现只是因为他是万昭霆的朋友,是万昭霆找来救急顺带照顾我的‘普通朋友’而已。

    他今晚出现只是因为我是万昭仪的朋友,并不是因为我是苏懿贝,不是!

    所以,我应该装作不认识他才对,才识趣!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