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上云梯呼吸你(完结高干文)

步上云梯呼吸你(完结高干文)_分节阅读_5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柔做作病,并不罕见,所以听我冷静的出我的猜测后,昭仪连忙电话叫了披萨宅急送,点了一堆好吃的,还特别加点了巧克力蛋糕。

    “苏苏,你真的太可怕了,我被你吓死了,就你这种身板也敢天天熬夜码字,我超级鄙视你,喂,你以前也那么昏过吗?可你都是一个人住的,你昏了以后呢?等自己醒过来?天,那不是太危险了?”

    正文 耀目的莹白(3)

    |听着昭仪连珠炮的提问,我一边继续大嚼香地惹人犯罪的披萨,一边抽空回答:“刚才那种真昏,这辈子我也只昏过3次,为了躲避800跑装娇弱我倒是没少干过,从高中到大学,有需要我就会摇摇欲坠。”

    “那不算,这种缺德事谁没干过,老师都见怪不怪睁眼闭眼了,苏苏啊,如果你真是低血糖那倒是没什么了,但如果会是其他什么病就不能大意了,我妈妈曾经也昏倒过,我们都以为她只是贫血----”

    终于,丫头还是又想起了她妈的病,眼泪也又簌簌地掉,拿着一大块披萨也放不到嘴边,看的我感同身受地也有点食不下咽了。

    等宣判的时候其实最折磨人,任何宣判都一样,我能体会昭仪的心,可我能做的只是给以她我难得暴露的母性温柔一面,擦了油嘴油手后,我便将这个丫头搂紧怀里,给出了我这辈子第二次主动给与的拥抱和温柔,第一次,当然是给莫本溪。

    可能是昏倒时记忆回到了过去,也或者是我脑门里除了他就没有其他什么东西霸占内容量,所以,关于本溪的一切都实在太过轻易能出现我的脑海,哪怕我在用力拥抱昭仪的时候,我都会记起那日我紧紧地从本溪身后抱紧了他的腰,记起自己将脸颊紧贴在他的背上听得见他心跳的那刻震动。

    原来,人逃走了,我的心却始终逃不掉,至少我的记忆无法逃过一切,幸好,我还有理智,知道关紧记忆的阀门,也清楚让有良知,实在不该抱着一个人却想着另一个人,不该让真心想给与的安慰突然变得不那么纯粹。

    “昭仪,明天,我陪你一起去医院吧,我准备随时提醒你别出现现在这副样子,你妈妈一定会假装坚强怕你们担心,所以,你必须真的坚强,让你妈妈可以有个依靠,无论结果是什么,至少你应该陪你妈妈积极的治疗。”

    停顿了一下,我犹豫着后半段貌似有点突兀的话,担忧着昭仪的心理接受度,看着昭仪单纯的眼神,好笑着自己的世故,还是继续出了口:“昭仪,你家那么有钱,真有什么病查出来也可以去国外治疗,就算真的是癌症,呸呸呸,那也分早中晚期,呸呸呸,而且精神力量影响力很大,没听人吗,那种病,一半是治死的,一半是吓死的。”

    “恩,你的我都懂,不过,哎--------”

    是啊,大道理谁都会讲,也谁都懂,就好似时候都背得出五讲四美礼貌用语,但况紧急下,有多少人会在挤地铁的千钧一发时吼出一声温柔的‘请,谢谢,你好,再见?’

    发现语词的无力,我只能再一次借由我的肢体语,将怀中的昭仪又搂紧了些,用自己其实也没有多暖的体温去狠狠地安慰着这个实在很需要依靠的同龄妹妹,心底无奈着能在键盘上随手敲打长篇大论的我,往往事到临头都不清楚几句给力的句子。

    正文 耀目的莹白(4)

    |就那么彼此依偎着,直到我们都冷静了下来,直到我们都把所有的希望转移到了明天,才放开了彼此,回到羚脑前,茫然的看着屏幕无所事事。

    第二天一早,我和昭仪便一起冲出了门,这丫头明显是一夜未睡,肿肿的眼睛里全是血丝。

    下了楼我们立刻打车冲向一个刚开张不到一个月的全美资肿瘤医院。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当钱不再是生死线时,很多事就变得轻易很多,都不用怀疑,那家所谓的外资医院做一次检查费用一定很天价。

    果然,当出租车刚停进这个独立院落的前院停车场,便已经感受到了一股贵族才能享受的香风吹向面门。

    看见我们的到来,医院大堂前台一个金发碧眼,脸的我一巴掌就能盖过的洋妞,还有一个睫毛闪闪就能黏住过往的苍蝇的韩版美少女同时站起了身,一起对着我们绚烂的微笑,配合着前台后用四国语写的医院标记,让我和昭仪顿时语塞,不知道应该开口‘哈喽’先,还是矫一句‘啊你阿塞呦’。

    “您好,请问两位是来探病还是做体检?有预约吗?”

    幸好那个无敌美少女先开口了中文,让昭仪立刻激动原来可以母语交流,便报出了伯母的名字明了来意。

    听见伯母的名字,这个女孩子立刻闪烁了眼睛,脸上工作笑容立刻又加深了些度数,近乎可以看见眼角细细的皱纹,甚至亲自走出了前台,领着昭仪和我一起走向了走廊尽头的那弯检查区。

    “万伯母已经进去检查了,是莫伯伯和劳伦斯医生一起亲自检查的,检查时间预计要有一个时,万大哥正在休息室等伯母出来。万姐,这边请。”

    听见前台的这番亲昵交代,跟在她身后的我和昭仪忍不住互望了一眼,不知道这份套近乎是这种外资医院的特色,还是她真的和万家很熟。

    走进休息室,已经陪护了一夜的万昭霆正在休息室里看着手机,听见玻璃门开启后抬眼就看见昭仪和我,立刻就站起身,迎向了昭仪。

    ===我是无耻的广告分割线

    因为文章做了大修改,精简零废话,没有办法删已发章节,所以本章字数有点不够了,凑凑字数来做做广告。

    话,这章以后就不会再有广告了,一口气可以看到结尾,见谅哦!

    灰灰已经出版上市的全本有以下八本,书店有售,网络也有全本,请大家多多支持,多多点击。

    泪水版:《错爱摩天轮》《罂粟妖姬》

    爆笑版:《逃婚俏伴娘》《我的脱线王子》《隐婚》穿越版:《穿prada的王妃》《雪域圣殿》《旖月泪》涅槃灰新浪微博,每天更新,随时知道涅槃灰在哪里,想什么,干什么链接:http://tsa/1673690385/profile

    正文 耀目的莹白(5)

    |“昭仪,苏苏,你们来了?”

    心里好笑万昭霆每次的开口还依旧是80的废话,一如第一次看见我,听见昭仪的介绍他出口的寒暄竟然是:‘你好,苏姐,很高兴认识你,实话若不是看见真人,我真的不敢相信原来还真有正常人和我妹妹一样会专职写网络。’

    不过,万昭霆倒也是第一个让我对富二代改观的男人,先不他这个有点雷饶名字,至少他的有手有脚,对人亲和

    身价好多亿平时也只穿不超过4位数的高街品牌,没有鸡窝头,没有时不时就炫富的毛病,除了话啰嗦和废话多,基本没什么毛病。

    望着万昭霆和昭仪正叙述着伯母的病症和这项检查的细节,我忍不住有点晃神,面对着万昭霆这个六年来唯一近距离接触超过2时以上的男性,我本能地将他和也算是富二代的本溪开始比较起来。

    男饶青春期发育期应该变化不大,所以,本溪要是突然站在我的面前,我应该能一眼认出他,如果只是打扮变了,发型变了,哪怕气质变了,只要他的眼睛,他的眼神不变

    心,又一次痛了,因为在我的心底,最烧灼我的永远是本溪的眼神,无论在艳阳下,黝黑路灯下,甚至电脑屏幕后都能让我慌乱的眼神永远是我摆脱不聊魔咒。

    为什么,永远,我无论身在何处都还是会觉得他就在我身边,就在我附近。

    就算我已经知道他的心里早没有了我,已经彻底清醒着六年来都是我在yy着我的爱,可他的一切依旧浸润在我的细胞液里,伴随着我的新陈代谢始终如影随形。

    “本溪,你来啦,昭仪,来,我来介绍,这个就是我刚和你的,莫伯伯的儿子莫本溪,服莫伯伯回国开这家医院的就是他,本溪,这就是我和你的,在网络上写那些穿越故事骗钱的我妹妹,她的笔名叫什么,恩,对,万千宠爱!”

    “哥,你有病啊,没事乱什么,我也写都市故事的,不都是穿越!”

    耳中听着一切,看着走过我身边直接走向昭仪的这个背影,我的脑子立刻放空了

    我的血应该是瞬间凝固了吧,因为我的眼前又有一种飘雪花的熟悉感,而我的四肢完全麻痹了

    特别是背脊,有一道可怕的封锁线完全封锁了我的知觉,让我连避开眼神自救都做不到。

    莫本溪,竟然,真的是他吗?

    正文 耀目的莹白(6)

    |难道我刚才的感觉不是幻觉,他真的就在我背后始终望着我吗?

    太荒谬了吧,我那么千辛万苦的逃开后,竟然还会遇见他,而且见面的方式太过狗血了。

    不要转过头来,千万不要,至少在我可以移动身体,可以控制绪,可以有应对的能力前千万不要转过头来!

    ‘嗨,莫本溪,那么巧?’

    ‘嗨,是我,苏懿贝,还记得吗?我们是高中同学!’

    ‘嗨,不是,我不是,很象你的高中同学?是吗?太巧了,我叫简凤,我不叫苏懿贝!’

    ‘是我,苏懿贝,我也记得你,莫本溪,还有,我们之间发生过的所有一切!’

    心底,狂乱着,眼中,迷离着,我惊叹着原来在现实中一样有着这般偶像剧的境遇和心,一如六年前。

    老天,难道是因为我那本戒无痕出版了,所以你才把莫本溪砸到我的面前,让我继续充实经历,好让我有朝一日写续篇吗?

    且,休想!那扇门早关了,永远关了!彻底关了!

    终于,他还是转过了头,终于,他还是看向了我,终于,还是到了这个时刻。

    彼此眼中,竟然都没有那种该死的惊讶,彼此嘴角,竟然都还有那该死的淡定!

    只是,在眼底,我依稀看见了一抹熟悉,应该在我的眼底,也有那份实在藏匿不住的痛吧。

    慢慢站起身,我安静地等着昭仪的介绍或者本溪的主动‘认亲’,反正我已经打定主意,绝不会先开口,绝不!

    突然,一阵香的醉人咖啡香氛飘进了休息室,同时的,一个绚烂的能让人暖到心底的微笑容颜也飘进了休息室,阻挡在了我面前,切断了我和本溪间的对视。

    “万大哥,两位姐,请喝咖啡。”

    尚来不及开口声道谢,万昭霆的戏谑介绍便先突击了我的听觉;“女朋友亲自站前台还不算,还要亲自端咖啡啊?本溪,你这老板也当得太抠门了吧,我可是知道一个知名模特的广告代是怎样的天价,昭仪,刚刚忘记向你介绍了,这位康晓贝姐是本溪的女朋友,康姐,这位是我妹妹,这一位是我妹妹的朋友兼室友,苏---”

    “叫苏懿贝啦,几遍你都记不住,无所谓啦,大家也都习惯叫她苏苏了。”

    逃开了同学聚会,逃开了一切,却还是逃不过那么齐活的一场见面,终于,一大圈后,还是绕回了原点,大团圆般的原点。

    正文 耀目的莹白(7)

    |“你们好!”

    还是开口了一句客套,带着我礼貌的微笑,有了这个嫩模的辅助,我清醒的很是‘加速度’。

    是啊,一切早就过去时了,而人家正顺利的爱进行时,我这个六年前的前女友矫个p啊!

    也就这样!也只是这样!原来最后也只是这样而已!

    回家的路上,我始终望着窗外,望着那片浮尘飘扬着的城市上空,望着白云不白,蓝天不蓝的天际,心也灰蒙蒙的很。

    我的心底也反复就只是那句定论‘原来,一切也就是这样而已!’

    早知道一切能那么简单,我何必离乡背井逃到东海之滨的上海,害的我很久没有吃到家乡的豆茭和炖菜,害的我一直被上海湿湿的空气粘稠着绪刺痛着关节,害的我必须舍得本来就不多的本溪以外的朋友。

    “喂,苏苏,你没事吧?怎么搞的你更象是我妈的女儿,而我才是我妈的女儿的朋友,不过,就算你才是我妈的女儿,也不该那么忧郁状吧,我妈只是胃部深处长了个囊肿,虽开刀的难度很不,很可能需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