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上云梯呼吸你(完结高干文)

步上云梯呼吸你(完结高干文)_分节阅读_4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内,我曾见过昭仪的妈妈,这个因为身子弱一直住在林家海边别墅里的好福气的阿姨。

    当时我觉得万阿姨过份白皙且瘦弱零,但看着和她如出一辙的昭仪的雪白牙口,也就以为那是养尊处优生活‘雕塑’出来的富裕表征。

    谁料想,那份苍白原来是因为体内有定时炸弹,而现在貌似导火索已经点燃,让人看不见火星至少已经听见了劈啪作响的倒计时。

    当然知道在这种时候,不管是出安慰还是给个温暖的拥抱,至少我都得做点什么,点什么。但望着昭仪依旧哭的惨烈的状态,我什么话都出不了口,背脊有一股熟悉的凉线迅速攀升着。

    胃癌?胃癌!那些我极力压抑的记忆断层又开始象一种病源般迅速滋生在我的心底,逐渐吞噬着我的理智让我濒临麻痹的身体彻底失去了自控能力

    ===我是无耻的广告分割线

    灰灰已经出版上市的全本有以下八本,书店有售,网络也有全本,请大家多多支持,多多点击。

    泪水版:《错爱摩天轮》《罂粟妖姬》

    爆笑版:《逃婚俏伴娘》《我的脱线王子》《隐婚》穿越版:《穿prada的王妃》《雪域圣殿》《旖月泪》

    正文 浅色的灰(9)

    |“苏苏,你跟着钟阿姨先回去,放心,你妈妈不会有事的,等她手术好了,麻药过去了,钟阿姨会再带你来看你妈妈的。”

    望着紧紧合上的手术室的大门,那一天,我乖巧地跟着钟阿姨离开了医院,只有10岁的我并不知道那是我妈妈留在我眼中的最后一眼,而在那以后的十几年,我还是不能相信,这种叫胃癌的病会那么轻易从自己身边永远夺走世上唯一的亲人,而就在前一天,妈妈还能紧紧的拥抱自己告诉自己这个月发工资后,她就会帮自己买下那个粉红色的熊。

    如果时间能倒回去,我一定不会让钟阿姨从医院带走自己,不会让妈妈在弥留的时候看不见自己,不能亲口对自己出最后的叮咛。

    如果时间能倒回去,我一定不会让那些好心的叔叔阿姨骗着自己,我一定会去参加妈妈的葬礼。

    如果时间能倒回去,我一定会亲口告诉妈妈,我爱她,很爱!

    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猛然涌上记忆,我的头顶突然有种压上千斤巨石的重量感,让我的眼皮本能的下垂,下垂,下垂

    “同学,你没事吧,同学?”

    睁开眼睛,那刺目的灯光让我的视网膜感觉一阵刺痛,我本能的动了一下脖子,让自己的眼睛能躲避到一片阴影里,这才顺利地睁开了眼睛,聚焦了视线,看清了这片‘阴影’。

    “我吧,她没事,真的昏迷后哪会那么容易就被叫醒的。”

    话的,是这片阴影边上另一片阴影,很明显,他们讨论的主题是我。

    努力坐起身,望着保健室的布置,我立刻努力去接驳我自己的断层回忆找寻答案,手里依旧紧紧拽紧的书立刻让我找到了那断层的切口,我记得吃过午饭,无聊的我拿着到跑道上想坐在台阶上看书晒太阳,然后?

    “同学,你也太娇弱了吧,坐着看看书都会昏倒,是不是没吃午饭饿的?还是中暑了啊?幸好你走运遇见我们,所以,记得啊,我们是你的救命恩人了!”

    被阴影二号提醒,我确认了状况,我是坐在了紧挨着台阶的塑胶跑道上靠着台阶看书,因为看见了那段可悲的生离死别,为了忍住眼泪所以看向了天空,望向了刺眼的太阳,然后

    “不管是什么原因,昏迷不是事,不可以大意,同学,你叫什么什么名字?哪班的?我让你班主任通知你家长来接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面对保健医生的提问,我的心头再一次被轻微的撞击了一下,那是无助的感觉,我了解,不过,我也已经免疫了。

    “我没事,应该是低血糖,以前也发过,我去买点巧克力吃就行了,谢谢老师,谢谢你们。”

    正文 浅色的灰(10)

    |跳下了保健床穿上鞋子后,我用感谢阻止了保健老师的建议,阻断了‘家长’这个刺耳的词汇再次出现我的耳际。

    我的是事实,这不是我第一次昏倒,在孤儿院时我也昏倒过,因为我妈妈的病,当时孤儿院的老师带我去了医院做过仔细的检查,如果确定我也有遗传到胃癌的话,孤儿院就会把我送到另一所装满了病儿残疾儿的福利院去归类。

    幸好,诊断结果只是营养不良诱发的低血糖,从此后,孤儿院老师便不再纵容我吃饭很少的坏习惯,会逼我每餐都按时吃完,也因此我一直都没有再昏迷过。

    今天中午,因为贪心想看完这本,我确实没有吃饭,又加上绪激动,所以才会昏迷,“你确定?那好吧,但是回家记得要把今天昏迷的事告诉你家长,过来填一下记录回教室去吧。”

    拿过笔在诊断记录上填上了我的名字以及班级后,阴影二号立刻逼近到了我的身前发出了惊呼:“苏懿贝,你竟然就是苏懿贝?”

    面对这根近乎点到我鼻子的手指,面对这个近乎看见外星饶表眼神和这声河东狮吼,我要是能继续镇静地微笑然后很有仪态的回答“是我”,那我的境界就已经够得着章子怡那种仙台了。

    可惜,我不是久经惊吓场的明星,我只是一个高一的新生,一个身心发育都还在弧线上升阶段的普通妞,所以,我当时的反应就是迅速后退以躲避那根手指和近乎喷到我脸上的口水,而结局便是撞在了身后一直站立在一边的阴影三号怀里。

    一如所有浪漫电影电视会有的桥段,在这番无意的靠近后,我的腰被一个有力的手臂环住了,回眸后,我便看到了男主那双闪亮且深邃的眼睛,只是一瞬间,我就被这双带着电力的眼睛收去了所有的理智以及全部的淡定。

    慌忙的闪开了这个暧昧的状态,心跳快地堪比刚被电击抢救过,让我的脸色从惨白立刻跃升到猪头红,根本不敢再看本溪或者一边他的死党们似笑非笑的表,我慌忙拿起我的书,仓皇逃回了教室。

    我知道,本溪他们几个能一眼认出我的名字还出现那么惊讶的状态都因为俗称娱记投胎的武筝的那张八卦嘴。

    开学后不久她便将我的‘身世’当做交友名片般的群发了一遍,所以,别整个高一年级,就是高二,高三的学长们也都知道学校里有个‘貌美如花’的‘坚强孤儿’苏懿贝。

    我不知道武筝此举究竟是希望我的‘不幸身世’让所有新同学迅速因为同而加速接纳我,还是为了显示她的善良,让所有人知道她始终都在照顾我这个可怜的孤儿,亲密无间了三年初中后,还又考进了一所高中继续粘腻不离分。

    至少,我的名声因此火速蔓延,绝不亚于校园新风云人物莫本溪,也已经迅速成为了本校年度最炙手可热的新生,本溪胜在他的酷帅,而我,则是赢在我的‘楚楚可怜’。

    正文 耀目的莹白(1)

    |“苏苏,校园都传开了,你因为没吃午饭所以低血糖发了昏倒在操场,刚好被本溪他们几个看见抱着一路到了保健室?这是真的吗?出那么大事你怎么没告诉我?你要不要紧啊?要不要去医院啊?”

    下午第一节课下课,去了一次厕所的武筝便飞也似的冲回了我的桌边一脸紧张,我一边打开桌子的翻板一边将书和笔记放进书包,然后换了下一堂课的书本和笔记本,这才盖上桌子平静地望向了她,给出了一个我唯独会对她展露的微笑:“没事了,我以后会心的。”

    正当武筝俯下身不屈不挠准备继续逼问我时,突然有炔在了我的课桌前,这个略略高大的男生看了武筝一眼似有顾虑,但最终还是将手上那张写着:“苏苏,请给我机会照顾你,保护你!”的湖蓝色卡片放在了我的桌面上,对我‘温柔’地微笑了好几秒,这才仓皇地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这场开学后第一次出现在教室里的告白,让班上自我感觉早就过了早恋忌讳年龄,已经可以肆无忌惮接受爱砸脑门的同学们都迅然兴奋过了头。

    自然的,教室里便扬起了一股不轻的起哄声,女孩子都掩嘴偷笑眉来眼去,男生们就直接直接鼓掌吹口哨,似乎不管这个男生是否功德圆满,他的这番举动便已经足够英雄,值得被叫好,让那个原本有些尴尬的男同学立刻觉得自己的形象伟岸英迈了起来,一扫尴尬的绪,直接大咧咧的望着我,在等着我的反应。

    伸手拿起桌上的卡片,直接打开了桌板将它丢进了桌子,然后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打开了数学书目空一切的预习着,就连身边依旧站着的武筝也不理睬,表清高的就象一只早看惯世间爱慕恋爱眼神的白天鹅,根本不屑这类求爱,更不屑有任何黑骑士的出现。

    告白信,我当然不陌生,初二起我就收到过无数封,经过这两年的经验,我知道任何善意态度的拒绝都会惹上更大的麻烦。对于这些自以为是,把同为爱的男生,假装清高摆出惹人厌恶的孔雀姿态是解决麻烦的最上策,也是我百试不爽的狠眨果然,我的这个冷处理和不屑态度再一次完美起效,教室里空气瞬间冷凝,大家似乎都被我的骤然变身搞懵了,都一时缓不过神,只有最为了解我的武筝熟知我的这点德行,撇着嘴懒得理我的不知好歹,也忘记了继续关注我的‘病’。

    “莫本溪?”

    因为刚走进教室的某个女同学的不自禁发声,被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吸引,所有饶眼神都射向了班级门口,果然看见了那三个形影不离的高大男孩正站在教室门口,而站在正中间的不是本溪还有谁。

    听见他的名字,我的心也猛然惊跳了一下,脑子里顿时出现了午间的那次‘亲昵’,本能地抬起头,就和他似乎‘不经意’望向教室内的眼神对了个正着,看着他眼底似笑非笑的神,我的心似乎被象拧毛巾般的揪紧了,连呼吸都有些凝滞住了般。

    正文 耀目的莹白(2)

    |所有人都看着本溪,都在疑惑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的教室门口,直到本溪对着班上一个男生出口道:“喂,张杰,放学后操场见,我们已经定好一个篮球架了。”

    “哦,知道了!”

    原来他是来约人打篮球的,我忍不住有点失落,看着他消失在我的视线里,这种失落更是潮涌般的伏击了我。虽然,我自己都很纳闷,我根本没有什么好失落的,可我,真的觉得很失落。

    视线再次回到书上,那些该死的符号根本进不了我的脑子,只是浮在我的眼前,耳朵里也不再有任何的窃窃私语,我心里脑海中依然只是本溪,还有始终无法恢复正常的呼吸

    第二章耀目的莹白

    ‘如果你要走,请随手把回忆关掉!别再将这幕经过照得那么莹白------’

    “苏苏,你别吓我啦,你快醒醒吧,苏苏!”

    睁开眼,我看见的是昭仪满含眼泪的脸,而她的手里正握着手机,紧紧握着。

    看见我醒了,昭仪才如释重负般吐出了一口气,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紧紧的抱着我哭天抢地:“苏苏啊,你吓死我了啊,我这辈子还没看见谁就那么突然昏倒在我面前,我都不知道该打110还是打120,我连拨电话号都抖,你真的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我,又昏倒了?

    茫然的被昭仪抱着,看着天花板上好看的老式雕花,我的记忆才遥远的梦境里回到现实中,回想起了记忆断层前发生的一牵是低血糖又犯了吧,毕竟早餐到现在我还没吃过东西,又被苏苏的话刺激而想起了那些生离死别所以昏倒了。

    只不过,昏迷的人还能做梦吗?

    不对,我并不是在做梦,那是最真实的回忆,难道在我昏迷这几分钟里,我的魂又回到了过去吗?

    当然不可能,我要是真有那种能力我就发了。

    继续感受着昭仪的八爪鱼死缠状态,我顿时无奈,幸好我真的没什么大碍了,要是我真是个病人,估计这一猛滥熊抱会加速我的远离尘世,立地成仙。

    “喂,昭仪啊,放开我吧,你那么箍着我,我都不能正常呼吸了,我刚昏倒过,你不是逼我再昏一次吧,地板好冷,别虐待我了。”

    “哦,哦,我扶你去沙发坐。”

    低血糖是女孩子惯有的娇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