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上云梯呼吸你(完结高干文)

步上云梯呼吸你(完结高干文)_分节阅读_3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龙鱼钟匾一样。

    点击保存键后,放下始终盘着的有些酸麻的腿,站起了身狠狠地伸了个懒腰,放松了一闭关就7,8时的脑细胞和浑身筋骨。

    “苏苏,你今天的字都码完了吗?我卡了,已经2时写不出了,怎么办啊,我今天大结局估计完结不了啊!苏苏,过来给我力量啊!救命啊!”

    正文 浅色的灰 (4)

    |今天,是昭仪笔下一个古代宫斗故事的大结局,我知道昭仪有悲剧控,本本喜欢写悲剧,怎么惨绝人寰怎么来,但她真的很怕再次被读者骂死恨死。记得上一篇大结局时候,她最后凄美的写死了男主,有一粉丝愣是写了将近3千字的长评跟帖大骂昭仪,为‘死者’狠狠报仇雪恨。

    那骂地狠绝啊,就差没捎带诅咒昭仪家隔壁家邻居的十八代祖宗了,还招了一群有同感的读者一起开骂昭仪变态,心理阴暗,看的昭仪一愣一愣的,三四天缓不过神来。所以,她今天一定会卡!

    “苏苏,你干嘛呢?过来拥抱我一下下,给我点力量啊!我卡死了!”

    听见昭仪的再一次鬼吼,发呆的我终于忍不住笑了,站起身飘逸着就冲到了昭仪的房间,没有真给一个结实的拥抱,只是很阶级兄弟地握住了昭仪的手,轻抿了嘴唇,坚定着我的眼神:“我,精神上严肃支持你用一场血杀大结局缅怀这段圣洁的爱。不过,上天有好生之德,要不你就留下男女主的命吧,要不把其中一个搞失忆了,这种狗血景反正你也用的炉火纯青了,别当今天写的真是大结局,就当是开篇续集的前传引子,你就准保豁然开朗一眼万年了!”

    听着我的建议,昭仪傻眼了好几秒,知道我貌似损她的话语中有着中肯的建议,但她的眼色还是继续黯淡着,对着我委屈道:“可是,我真的不希望再写续篇了,这个爱故事已经很伤了,燕儿这辈子真的够苦了,我好想让她幸福,好不容易雨过天晴为什么还要为难她们的爱呢?我不想再虐了,这样的爱真的已经够虐了。”

    爱,这妞竟然又提及这个好笑的词,脸上竟然又出现了这个欠抽表,一场初恋都还没完美过一次的傻妞每每在谈及她笔下的故事时都那么神魂共振状态,搞得自己有多懂爱一样。

    不想再和她在这类无聊问题上开篇再一次争论,我不想破坏她从来对爱坚定憧憬,而她也永远改变不了我对爱这件事的时过境迁心态。

    “那就让他们幸福吧,就写和谐大结局吧,最后留一个坏人也滋润的活着,也有儿有女的有人传承恶行恶状,然后把故事跳跃十五年继续写儿女们的爱,两代饶恩怨纠结一定会有更多的戏码可以瞎掰,这样你就能向编辑交差,你的粉丝们又有了新一个长篇故事可以大哭大笑哭地每天定时排毒,皆大欢喜了吧。”

    听着我的建议,昭仪立刻眉开眼笑,紧紧的搂了我一把,还在我脸上留下了一层粘腻腻的润唇膏。

    正文 浅色的灰 (5)

    |“苏苏,你就是厉害,一语点醒梦中人啊,好,就那么写,不过,我的故事里没有坏饶,只是-----”

    “知道,只有因为生活的无奈或者一念间的自私才做出了伤害别人也伤害自己的举动的正常人,行了,天使妹妹,你快继续写吧,不然今天你还真大结局不了了,我出去散散步,会帮你带外卖回来,要吃什么?”

    “老规矩,鲜得来排骨年糕外加馄饨,苏苏我爱你!”

    “我也爱你,排骨控,为庆贺你大结局,我会给你加一块大排的。”

    “呵呵,还是你懂我,好吧,先吃再减肥!”

    望着昭仪真的蛮天使的笑脸,我的脸上也扬起了微笑,曾不止一次的觉得,或者她真的是天使遗落在凡间,或者,有着隐形的天使始终在身边照顾她吧,否则,为什么她就从来不会遇见挫折,否则,她为什么就能真的拥有无忧无虑的富足和悠闲,还有幸福。

    而我,和她差不多大的我,就永远只有此起彼伏的痛苦失败如影随形,让我在还没学会呼吸的时候就开始学会承受!

    不是周末,但淮海路依旧人声鼎沸,路上三三两两的行人们或交谈甚欢或脚步匆匆,陆续和我交臂而过,我只是带着耳机,听着这首已经反复了几十遍甚至几百遍的林晓培的《心动》,一步步悠闲的踱着步子,一边心甘愿地吸纳着路中间正大堵车地汽车尾气,一边自顾自的漫步走向3条街外的新华书店。

    江南女子的多愁善感多多少少和这里的湿润气候有关,这里的空气里总是湿湿的,让饶眼睛里心里也总的湿润着,以至于当我为了躲避重遇本溪仓皇逃到上海后,连续几晚都睡不好,莫名其妙的会以泪洗面,通宵无法合眼,便鬼使神差的一口气写下了‘戒无痕’这个故事。

    要不是已经被通知样书这几天就要寄到我手里,要不是看见新华图书网搜索排行榜里已经出现了我的笔名,我至今都不敢相信,一直只靠在网络上瞎掰离奇白偶像剧的我竟然也跻身进入了出版作家的行列,那个在网络上口碑人气都很一般的故事真的还神奇的出版了,甚至出版的书名也延用了我随手写下《戒无痕》三个字。

    所以,这几天,我只要有空就会散步到新华书店,想去看看我的书是不是上架销售了,想早日领教到亲手触摸我自己写的书的那个神圣时刻给我心灵带去的震撼力和激动。

    正文 浅色的灰 (6)

    |不过可惜,每次我都是失望而归的,别在畅销书的嚣张展示台,就是在网络类的犄角旮旯里都看不见‘简凤’这个很中年妇女的笔名。

    实话,我自己都不是很明白我为什么用‘简凤’这个很大妈的笔名,而不是用一些一眼就让人会yy作者是一个美女加才女的很旖旎的笔名。

    可能是心虚吧,我是个孤儿,按照我从到大的早熟加心理强壮我就该疆苏不倒’这类的写实名字,我这不是也苏苏,苏苏的被嗲嗲地吼了20多年照样自得其乐?

    所以,轮到笔名了,我实在没脸再写‘依依珠泪’,‘雪儿纷飞’,‘月落梨花’这类很让人胃酸过剩的笔名,我能叫简凤已经不错了,当初要不是室友拦着我,我差点直接用‘北姑’或者‘松花皮蛋’注册。

    啊!啊!啊!

    一步步靠近展台,我的泪激动的近乎要狂飙,我真的没有看错,在那里静静若处子般躺在我视线里的不就是《戒无痕》,封面上那枚带着雪白翅膀的晶莹钻戒竟然做了特效凹凸处理,远远的就能看见它的折射光影,在一目绚烂封面的中间,这本雪白的书真的很挑眼,很天使。

    做不到似寻常般的淡定,却也不敢伸手去拿起我的书,突然有种女儿出嫁娘想落泪般的激动,心跳突然狂乱。那枚闪烁着光线折射的带着翅膀的戒指晃疼了我的眼,晃地我有些飘渺了理智

    “苏苏,我一直在等你问我,为什么我没有象其他男生一样去买侣戒指送给你,而是每次送你其他的礼物?是不是不想公开我们的感,是不是想让别人始终以为我们还在暧昧着。可惜,你从来不问我,逼得我只能自己主动回答你。”

    一如往常般的从背后抱着我,莫本溪将他温热的大手裹住了我的手,用指尖温柔的磨蹭着我的左手无名指,继续在我耳边轻声道:“因为,戒指不能随便送,那些廉价的戒指更是毫无意义,我这一生只会送出一枚戒指给一个女人,那就是当我向你求婚的时候,我会为你戴上一枚闪烁的钻戒。

    而现在,我们每见一次面,我都会将我的爱加固在你的指间,就象这样偷偷在心底念着咒语:苏懿贝,这辈子只能答应我莫本溪的求婚,只能做我莫本溪的女人,你的指间只能套上我送你的戒指,所以,你的指间早已经套上了这一枚无形的专属于我的魔戒了,知道吗?”

    正文 浅色的灰 (7)

    |若不是有一股无形的压力靠近,似乎一块硕大的阴云遮掩在我的头顶,或者我还会沉溺在过去那片纯色的浪漫金色阳光里不肯自拔吧。

    微微侧头,就看见靠近我身边逐渐走近的这个穿了一身深色西装的高大男人。

    我从就有距离控,或者是孤独惯了,我从来不适应有任何人靠近我一米以内,特别是陌生人。

    “这本新书确实写得很不错,建议你可以买回去看看。”

    这声浑厚的男声落下的同时,这个高大男人已经站到了我身边,拿起我面前的一本戒无痕递到了我的面前,一股距离缩减而带起的超级压抑感让我立刻本能地旁跨了一大步,貌似身边的这个男人并不是微微向我倾斜了十几厘米而是色狼贴,而他递给我的也不是书本,而是传中的蒙汗药。

    我的大动作反应倒是让这个男人一惊,气氛突然变得完全尴尬,而这一定格让我彻底看清了他的样貌。

    这男人带着一副黑边框的眼镜显得很儒雅,被眼镜遮挡了一把的眼睛依旧能清晰的看见厚厚的双眼皮和浓密的眉,他的鼻梁很高,嘴唇很厚,从我仰头的角度刚好看清他有点细微的胡子痕迹的下巴,这一切让一股成熟男子特有的味息散肆得优雅之极。

    他在什么?什么书?

    当我视线从打量这个男人转换到他手上的书后,我才领悟,他的这般打破沉默是为了要向我推荐书,括号,我自己写的书。

    见我的视线终于望向了他手里的书,这男子脸上的表才也自然了些,大略也退潮了一大半的尴尬,却继续开篇了一番对这本书的溢美之词:‘这本书里有着很唯美的爱,很适合女孩子,特别是对爱尚有憧憬的女孩子看。’

    ‘这本书比起那些浮躁的流星花园或者穿越类童话,实在很值得被当做90后爱教科书,我可以送给你这本书,但希望你回去看后能写一篇500字以上读后感评论,发eail告诉我就行了,我会把我的邮箱地址和联系方式写在书的首页上。’

    直到这一秒,我终于了解了他的真正动机,原来是有自以为是的帅哥在用‘很文艺’地手段泡妞。

    就因为六年来始终‘洁身自好’,所以比起寻常人我反而更多的有类似‘被搭讪’经验,所以对这些伎俩我早已经免疫。

    一把夺过了我的书,随手扔回了书堆,不想他的手多碰那洁白的封面,然后,我才很淡定地从他身边走过,只留下一句话:“我要是你,就不推荐这本书给90后的孩子们看,因为这本书写的就是让女人戒备男人,戒备爱的理由,是精神类防身术。”

    缘分分割线

    谢谢亲路过,本文已经大结局,正每日定时更新中,请一口气看完吧,嘻嘻……

    因为尚未出版,尚可以修改,所以,看完后有任何意见都请留,灰灰珍惜每个意见,如果建议采用,掌柜的偶免费送签名书一本。

    正文 浅色的灰(8)

    |“你已经看过这本书了?你哪里买的?书店还是网路上?是一样的版本吗?姐,请问你是哪里买的这本书?是盗版吗?封面内容是否一样?”

    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什么话题都能继续沟通的男人,他竟然一路追着我问了很多白痴般的问题,直逼得我空着手就仓皇地逃离了书店,还慌张地不敢直接回家,怕他会继续尾随我,愣是绕了个很大的圈子才回到了家,从夕阳西下直接绕到了夜深如墨,甚至忘记了要买晚餐带回去。

    等我到家,就看见昭仪一个人在已经昏暗的屋子里神呆滞,非但不开灯,电脑也已经黑屏,明显已经发傻不是一会儿了。

    打开顶灯后,还没走到昭仪面前,我就看见了她晶莹剔透的眼泪依旧在滚滚而出,让她这尊塑像至少有着时间流动的痕迹。

    看见我出现在她眼前,昭仪的眼泪更是大颗颗提速着掉下,胸口的起伏也立刻加大,眼瞅着有就快决堤悲嗷的迹象:“苏苏,我妈妈的病好象不只是胃溃疡,医生不排除是胃癌的可能,妈妈明天要在医院做磁共振的检查,这种检查可以把癌症的病灶看得很清楚,所以这个报告一出来就等于宣布结果了。苏苏,如果妈妈真是胃癌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知道癌症一旦被检查出来就已经是中晚期,都是没有办法彻底治好的,苏苏,我好怕,我真的好怕!”

    这些话决不能是开玩笑的,而昭仪的状态也完全把这个愕然的消息带进了一个绝对冰冷的公告氛围,这一个月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