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上云梯呼吸你(完结高干文)

步上云梯呼吸你(完结高干文)_分节阅读_1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步上云梯呼吸你》

    正文 关于《步上云梯呼吸你》

    灰灰的《步上云梯呼吸你》

    这是一片用色彩分篇的,写一个网络写手,也是一个自认为被人群遗弃的孤儿女孩的故事。当然还是社关爱的故事,在灰灰笔下,永远都是爱,书中这个女孩子不再相信爱,以为爱只是内服外敷的保健饮料,但灰灰想让她幸福,哪怕这份幸福会经历羽化成蝶的心灵蜕变

    不想太多的介绍剧,因为所有的故事只有在灰灰笔下出现字迹才真的作数,否则那些大纲,简介,计划都是肥皂泡。

    从《错爱摩天轮》开始,到《隐婚》,再到《戒,无痕》,直到此刻的《步上云梯呼吸你》,这是一次华丽的转型,也是一个梦境在逐渐靠近幸福的彼岸,相信,缘分会让喜欢这类文字的你驻足,再一次慵懒得地仰倒在这片紫色的薰衣草花田

    简介:

    谁关掉了谁的回忆,谁点燃了谁的经过,谁又回去了谁的未来

    每一段爱都会遇见天敌,而大多数的时候,这个天敌只是自己的心!

    每一个我们都经历过简单且青涩的过去,在校园纯色的阳光下都遇见过纯爱,也往往因为心无杂念全力以赴的爱过,才被赡体无完肤,从此,让我们失去了信任爱,信任自己的全部勇气!

    写这本书,只是想告诉每一个‘我们’,当一切变成经过,就该含着泪微笑,正视曾经酸涩的一切过往,再一次勇敢的去相信!

    本文目录:

    序幕引子

    第一阶浅色的灰

    第二阶映天云白

    第三阶晴空,湛蓝

    第四阶心火,艳红

    第五阶幽境般的紫

    第六阶翠色凝碧

    第七阶冰蓝色雨凄迷

    第八阶粉色泡沫又或

    第九阶原来纯白

    尾声

    灰灰出版系列作品:

    《逃婚俏伴娘》全本,已出版,

    2009年度话语大赛总冠军,一品红文!

    2010年全球写作大展都市最高版权交易金三十万

    http://novelhongxiu/a/81542/

    《宫阙无泪旖月传》全本,已出版,http://novelhongxiu/a/71625/《罂粟妖姬》全本,已出版,

    http://novelhongxiu/a/91148/

    《雪域圣殿》全本,已出版,

    http://novelhongxiu/a/57879/

    《穿prada的皇妃》全本,已出版一品红文

    2010年(大赛名家擂台赛冠军

    http://novelhongxiu/a/98209/

    《错爱摩天轮》全本,已出版

    http://novelhongxiu/a/66708/

    《我的脱线王子》全本,已出版

    http://novelhongxiu/a/52415/

    《隐婚》全本,已出版

    http://novelhongxiu/a/123615/

    《雪妖天舞》全本,已出版

    http://novelhongxiu/a/196909/

    灰灰其他全本:

    《逃婚妖娆妻》

    《惹上艋舺姆

    《ua上帅总裁》

    你在云端,你爱我,

    可我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到云梯,

    该怎样靠近你,和你一起呼吸---爱!

    请点击下一章,开始随着灰灰一起缓步走上云梯呼吸那场爱吧

    正文 序幕a

    |“不要再让你们的爱输给了时间,不要再让你们的爱败给了永远”

    再看了一眼明信片上的字迹,顺便扫过了那片飘落地面的红叶,当然是明信片上的红叶,还是把这张薄薄的却很有质地的纸片投递进了那道宽口,有去无回的送出了一份永远到达不了终点的终结符号。

    将冻红了手放在嘴边轻轻呵气,明知道这样的徒劳并不能带给自己什么温暖,但每每站在邮箱前,我还是会习惯地将手放在一样冰冷的唇边呵气,似乎带着只能称之为一丝的热气后,被安排在手套里手会多一层的保护,会温暖的多。

    习惯,真的是个很可怕的词汇,当你依赖一个习惯后,它真的会征服你的所有思维定势,会忘记现实,甚至会逃避理智。正如我无力的呵气一样,我早已经习惯在每个月的第一天,为本溪寄出一张明信片,一张写着歌词的明信片。

    原本想写,‘从朋友那儿听,知心的你曾回来过,我让他向你隐瞒,只怕见了面会更难过’,因为突然感慨,创作还真的是源于生活,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合的出现这般的结果。

    六年了,一直杳无音讯的他终于还是回来了,从一个只是长的帅的伙子摇身一变成为一个钻五,身边还跟着一个艺术学院还没毕业,却已经因为拍平面广告有些名气的模特鸟依人,一副生死相随的死心塌地。

    在高中里,一直就知道本溪家条件好,但他也穿回力跑鞋,也穿高街品牌,而且,高中里就没有人是很穷的,就是我这个孤儿妞,靠着打工的钱也足够能和同学们一起去aa制肯爷爷或者轮流坐庄请客比萨。

    等电视里放着f4,等‘校园豪哥’这个‘潮’有点起头时我们也快毕业了,高考的压力早逼迫的所有人过一天是一天的苦熬着,谁都没空炫富yy自己是道明寺。

    远了,反正就是在重新听见本溪的消息前,我真的不知道这子大学毕业后一边继续读研究生一边就能开着带四个圈标记的铁马开始投资做生意,成为了别人口中的富二代豪哥。

    应该知足吧,我们之间曾经发生的一切过去,从没有被钱这个字染了铅味重了浓墨,开始和结束都很纯粹,不似那个嫩模般被所有人鄙视爱上的是本溪家的银子。

    转过身,终于带好手套的我还是将手放入了口袋,一步步踩在还有浅浅一层积雪的路面,大雪刚停,我身上羽绒服沾湿的水渍还没干透,风里也依旧带着微微的湿度。

    正文 序幕b

    路上,都是行色匆匆的行人,我不露痕迹的观察着每一个人,试图从他们的脸上找到痕迹,去分辨他们的状态,是在恋爱中,还是已经和我一样,不再相信爱,只靠一些虚伪的人造爱外敷内用,欺骗自己。

    渐渐地,脑中,又出现了我在继续写着的故事,一个很童话的架空古典故事,南朝的王国公主被赐给北朝的王子,一场报仇为动机的相遇,一篇因爱成恨,又因恨生怜,因怜深爱的老套爱故事。

    每当想起自己现在从事的‘职业’,没错,职业!我都忍不住会疑惑,从来作文得不到高分的自己怎么会开始写网络,还混到全职写那么夸张。

    不就是在大专的宿舍里无聊看着姐妹写文,看着那比辛苦打工快速的来钱方式有点心动,然后也就注册了一个笔名开始瞎掰,还真的就狗运好的出了成绩,从一开始的几百,到上千,直到现在经历2年后的每个月上万足够傲视都市白领的高薪。

    不但能足够养活我自己,还攒够了钱还清了高中和大专的所有助学贷款,让我彻底自由了身心。

    眼前又看见了街对面那幢有点老旧的商厦,那些眨眼的红色横幅依旧写着隔一阵就会出现的大减价。不由得感叹,这座城市实在没法和变化迅速的大国与时俱进,这些年,我的短发都蓄到了长发,它却依旧还是悠闲的不思进取,除了一年年缩短的冬日,根本没有什么变化。

    “苏懿贝?呀,还真是你,留了长发我都认不出来了呢。”

    耳边的呱噪若有似无,但毕竟经历了20多年的强迫熟记,我对我自己的名字还是很有感觉的,就算是在此刻半冻僵的发呆时刻,依旧还是立刻被这句名字吼回了魂,何况,我的肩膀还被狠狠的拍了一下。

    下手那么大力的女人估计这个世界上都不多见,而手的近乎大龄幼儿的女人能下手那么大力更是稀有物种。

    很快,我也就认出了眼前这个近乎6年没什么大变化的本班高中同学,但她的名字,我却无法从被我遗弃的大量有用记忆中快速捞回来。

    闺蜜妩媚的没错,我的大脑已经提前进入了老龄化,开始出现老年痴呆症的症状,选择性失忆,我除了本溪的名字还有和本溪有关的一切记忆从来不染灰,其他的一切,甚至我自己的生日日期我都舍得随手抛了。

    所以,如果我今天能记得这个高中大力手妞的名字绝不是因为我念旧,一定是她和本溪有着什么关系,可惜,这个在高中就是矮个加中等姿色中等胖瘦中等成绩的中等妞,实在没法和校园风云人物本溪联系在一起,所以,我始终就没有办法记得她是谁。

    正文 序幕c

    看着我的表现,这个大力妞立刻发现了我的支支吾吾理由,一眼的不乐意,再一次赏了我一记肩膀酷刑:“好你个苏苏,竟然不记得我是谁?提醒你一下,我可是当年借给你笔记昨夜次数最多的英语课代表,和你的名字有点姐妹关系的,还不记得?哎,好啦,我是刘怡敏!真是被你气死了,人家莫本溪6年没回国了,一见到我可是一口就叫出我的名字呢。”

    突然,本溪的名字猛砸了一下我的心口,再望向这个妞,我知道,她的名字,我这辈子估计都不会忘记了,因为,她的名字本溪事隔六年都能记忆深刻,这一点,就足够我记得她,狠狠的记得她,当然还包括肩膀的剧痛。

    给出了足够尽力的微笑,我的热全部都在我的微笑里了,毕竟她提到了本溪,让我一时间都迈不动腿,却又不知道怎么诱导她多些相关联的句子,也很怕被看穿我的居心,毕竟,当年,和本溪的一切,在旁人眼底只是一层暧昧,是最终都不曾被捅破薄翼般的朦胧。

    “看你,听见本溪的名字立刻就花开灿烂了吧,也是,当年校园里就你们两个郎才女貌的羡煞旁人,只不过你们那场轰轰烈烈的暧昧的实在急死我们这些看客。不过不好意思,估计我继续的话要打击你了,现在人家本溪名草有主,还是个厉害的主,他有女朋友了,是个嫩模,艺术学院还没毕业的大二的妞,前凸后翘皮肤雪白,一张嘴一口娃娃音,一笑两酒窝,绝色的堪比妲己,比你当年还蜜桃。”

    再一次被告知本溪有了新欢,刘怡敏的眼中出现的闪烁和之前告诉我这番噩耗的妩媚如出一辙,貌似很悲愤却带着幸灾乐祸:‘叫你当年那么矫德行,爱要不要的玩暧昧,现在后悔去吧,前浪那比嫩后浪,哭死在沙滩上去吧。’

    还是微笑,我尽量划起着嘴角,硬支撑着冻僵的表,死命的管理着表肌,让自己没有酒窝的微笑显得彻底纯真无辜,然后也挥手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玩一把娇俏:“哎呦,你这什么话,我和本溪从来没什么,当年不就是多看了彼此两眼,搞得两无猜似的,他回来的事我知道了,妩媚记得吗?她和我一个学校的,我们一直还联系,那次范围同学聚会她也去了,回来把各位同学的近期变化都叙述的绘声绘影。”

    “妩媚?哦,我知道了,武筝是吧,对,那天她也在,不过,我和她不怎么上话,不过我倒是和本溪了好一阵的话,他还向好几个同学问起你,我们都不知道你的近况,早知道妩媚和你好,就该让本溪找她去。”

    抽动的痛楚让我脸上的微笑一瞬间自然不了,幸好有话哈出的热气朦胧了大家的表肌,刘怡敏貌似没发现我的不自然,她艰难的脱掉了手套,从包里取出了手机,继续吼我道:“苏苏啊,把你手机给我,我们约了下个月10号再搞个大聚会,这次,你可得来,我到时候把时间地点通知你,今天我赶时间去看电影,就不和你多叙旧了,而且,站街上实在冷得不校”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