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尊

第一百四十一章倒霉血眼,道尘珠见昆仑镜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言情中文网 17,最快更新明尊最新章节!

    在青灯主对燕殊发难之时,另一边,司倾城也遭遇了那只血眼的袭杀。

    就在宁青宸和司倾城与看到血眼的一刹那,投射在血眼上的目光,似乎满足了什么规则。

    血眼一阵蠕动,宁青宸便感觉到自己眼皮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那种圆圆的滑腻之感,就像突然长出了另一个眼球。

    她的神魂之上,也有血光泛起,污秽蠕动,似乎要长出一只眼睛。

    宁青宸刚要以血目通天大法锁定神魂沾染的诡异,但本能感觉不对,便以神魂冥冥感应的周天星斗大阵锚定自己的意识。

    这时才悚然惊觉,自己根本不会什么血目通天大法!

    这血眼在旁人‘观测’到它后,似乎可以通过某种规则,寄生在他人身上,同时篡改他人的意识,记忆。

    此时宁青宸身上已经多了七只眼睛,那一颗颗眼球中,有的布满血丝,瞳孔血红;有的犹如幽冥鬼目,连接着一个地狱一般;有的目光之中孕育一道寒光,仿佛能冻彻百里;还有的目中能点燃黑色的火焰,无物不焚。

    这些眼球带着种种神通,出现在宁青宸身上,却也感染了他的神魂,篡改她的记忆和认知。

    很快宁青宸记忆里就多了几个亲朋好友,有严厉肃穆的血眼公,自己的亲妹妹日蚀目,同道好友地狱目……

    “她是谁?”

    宁青宸意识一个恍惚,差点动用身上的诸多血眼,但瞬息便反应了过来:“不好,这些眼睛不但能篡改我的意识,还可以让我忘记司师妹!”

    原本这样一只眼睛,落在她身上,早应该控制了她的意识。

    但钱晨将周天星斗大阵的权限放给了她们,使得燕殊不但可以调用外太空储备的海量飞剑,也使得宁青宸可以借助诸多星神,守护自己的神魂,这才勉力保持了冷静。

    “冰魄寒光!”

    宁青宸反手施展冰魄寒光神通,冻结了自己!就连意识活动也都凝固了!

    “宁师姐!”司倾城一咬牙,放开了诸多黄巾神将守护的意识,主动沾染血眼的规则,血眼向她的神魂侵蚀而去。

    “自寻死路,我的血眼规则乃是诡修之中极少数涉及宙光法则的强大规则,比起青灯主的人皮灯笼规则和索命青灯规则更加诡异强大!”

    “青灯的索命侵蚀终究是外物,若是遇到足够强大的意志,反而会被抹杀真身。而我却能回溯你的意识,将种种血眼化为神通,令你的过去主动修炼血眼,成为我的眼奴!”

    “甚至会把你的一身神通,精血神魂,都修炼成我的两只眼睛!”

    血眼心中冷笑。

    “你的道法非常奇特,在泥丸宫中修成了一座神庭仪仗,有诸神庇佑,原本邪祟诡异极难感染你……奈何你却自寻死路!”

    血眼回溯司倾城的记忆,探寻她修炼启蒙的时候,想要从源头污染她的道行法力。

    “嘻嘻……我看看是谁把这么玄妙的道法传授给你,但无论这道法多玄妙,都是我的了!”

    血眼在司倾城的意识长河中寻到了一个身影……

    血眼的能力无法真正篡改时间线,回溯时空,却可以将人的意识化为一条时间线,进入过去,篡改他人的意识!

    因为修行有成者大多道心坚定,心性执着,但若将他们的意识回溯到幼年,便会露出很大的破绽。

    原本血眼刚刚吞噬诡物,化成自己道基的时候,只能屏蔽他人的记忆,创造他人意识身在幼年的幻觉,然后寻找破绽,将其炼化为血眼。

    但随着血眼炼化的意识越来越多,序列和道行越来越高,更是炼化了一位法身境界的高僧转世的灵童,化为一枚可以窥探他人前世的佛眼三业昧,便魔染了佛门醍醐灌顶,开启前世慧根的规则,将自己的血眼化为魔种,回溯他人的意识。

    在过去篡改意识,扭曲道心,从根源扭曲改变宿主的道法根基。

    让人主动将自己修成它的血眼,避免了强行炼化宿主的抗拒。

    “传授你道法的人,一定是你最信任的人!我就从化身他开始,扭曲你的意识吧!”

    司倾城记忆中的那个身影异常高大,就像一个谆谆教诲,没有一点架子的中年书生,看着小小的司倾城,脸上尽是宠溺。

    他抓着一把戒尺,年幼的司倾城好奇的盯着中年书生手上的戒尺,却听中年书生身后有个女子厉声道:“陶华阳,你拎着一个戒尺,想对女儿做什么?”

    “……唉!颦颦如此乖巧,我又怎么会像教训那些臭小子一样呢!”

    “颦颦,我正一道不禁家传,可由为父代替道师传授你筑基功法,日后等你年岁稍张,便可正式开坛受箓,修炼我正一道的精深道法。”

    “我正一道由符入道,所以从今天开始,你便要开始习贴临字,每日功课我都要检查……天地元气,有清有浊,本派筑基以修清净道体,听我言: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嗯?”

    那身影念诵到一半,感觉到了一道无形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陶弘景微微抬头,目光和血眼对视在了一起。

    只听一声冷哼:“何人在窥探我女儿的记忆?”

    血眼悚然大惊,心中泛起寒意,要知道它这规则虽然号称涉及宙光长河,实则只是一种高明的幻术而已,本质犹然是篡改意识。但这个中年文士的身影,仅凭女儿记忆中的一点影子,便能察觉自己的窥探。

    这份神通,简直不可思议!

    “该死,此女的父亲乃是元神高人!”

    血眼看着司倾城记忆里的身影走出意识,来到自己身前,简直吓得魂不附体。

    那中年文士目光和它对视,借着目光走向它的意识,他的身影越来越清晰,司倾城的记忆迅速退去,而血眼的记忆血渐渐浮现起来。仿佛有一尊真仙,将要从司倾城的记忆中走出,来到血眼的意识里。

    血眼瞳孔紧缩,那里敢真让这尊真仙走入自己意识中,那时候哪怕是在自己的主场,这尊真仙也能一剑斩了他!

    它心一横,爆碎了种在司倾城身上的血眼,只见那刚刚浮现的眼球突然溃散,爆炸碎成一团污血,又缓缓的消失不见,就仿如一场幻觉一般。

    血眼狠心斩断了入侵司倾城意思的眼睛,才发现青灯主已经被那剑修斩杀,此刻,它那里还有对付这群古修的勇气,只想着逃离这里!

    它的意识沿着窥视自己的目光转移!

    四面八方的视线不少,有的从监控,有的从卫星上发出,无论这些人是如何看到它,只要他们的视线落在它身上,它的意识,便可迅速借此转移。

    血眼沿着外太空的卫星,朝着一个看见自己的人意识蔓延而去……

    它刚刚锁定那个意识,就落入了一段记忆里!

    既是那人的记忆,自然看不见自己。

    只听一个声音说道:“画皮之鬼,只是小鬼。传说中有一种真正可怕的魔头,唤作月魔,此魔也善于画皮。长源兄可曾听闻过?”

    旁边一个暗暗戒备,仙姿道骨的道袍青年闻言将簪子收回了袖子里,低声道:“却是不曾,还请太白兄解释。”

    “原来此人叫太白!这记忆的环境,怎么不像是这个世界?莫非是虚拟游戏里的一段记忆?”

    血眼暗暗揣测,想要往前翻阅。

    记忆的主人却没有住嘴,低声道:“这月魔本是修行之人,修为高深,然而终究未能证就元神长生之道……”

    这段记忆里,两人一言一语,竟然讲起了一个月魔画皮的故事,修行之士入魔后竟然活剥鬼神之皮,披上以避天道。

    尤其后面还提起了《月魔画皮经》这等魔道经文,让血眼不禁暗暗思忖:“莫非此人修得就是此经?”

    “不是说这个世界,灵机隐匿,在无人可修成神通了吗?”

    “莫非这个视线的主人,竟然也是一位穿越到此的古修?”

    不知不觉间,听完这个故事后,血眼突然发现声音似乎变成从自己身后传来,他不知何时替代了这段记忆里的一个人物,沉溺进了这段记忆里。

    此刻它的身体猛然僵硬,因为它感觉到有人在他耳边幽幽道:“我已经不是第一次为人讲述这个故事了!上一次的听者,是一只夜叉,它的皮质量很好。但夜叉虽然是鬼,却是有形之鬼,扒下它的皮,并不能证明我的手法已经比曾经的月魔更为高超。”

    “但你的皮很有意思,上面有很多眼睛!如果只是普通的手法,一定会坑坑洼洼,到处都是空洞的眼睛……”

    “所以,应该怎么扒下一张满是眼睛的皮呢?”

    “而且,要连眼神也一起脱下来……”

    血眼心中一紧,正要弃眼逃命,突然看见感觉自己背上的眼睛张开,看到了一颗由无数眼睛融合在一起,化为的一枚邪眼。

    邪眼之中一道魔光射出,通过眼神,一种无可描述的魔性流入了它的身体里,一只只眼睛,从它身上长了出来。

    这一刻血眼的身体再不由自己控制,它感觉到某种诡异的存在,化为那些眼睛,侵占了它的身体。

    然后拉着头皮,脱下了自己的皮囊。

    血眼的意识随着皮囊一起瘫软在地,化为一张满是眼睛的人皮。

    “还好,我对处理眼睛略有心得!”

    血眼跟着他的记忆,闪回过无目教、千目邪魔、乃至邪眼魔君的许多记忆,看到那些恐怖狰狞,修炼魔眼的魔宗教派,乃至将魔眼升华到对于血眼来说几乎不可思议的一个境界的域外天魔种族,在这个记忆的主人手中,化为某种魔道的素材。

    它由心的战栗,知道自己撞到了一尊难以想象的魔头手中……

    它终于看清说话的那人,一个少年,双眼却淡漠沧桑,宛若俯视人间的魔神。

    钱晨提着一张布满眼睛的人皮,从虚拟网中一步迈出,伸手一抖,手上的人皮就收去了宁青宸身上的七枚血眼,化去冰魄寒光,让她回醒过来!

    燕殊收回剑匣,司倾城也召回一众真武机器人!

    司倾城有些后怕的看着钱晨手上的人皮道:“这诡修好邪门啊!我刚刚好像想起了这只血眼,似乎在我刚刚入道的时候,它就出现过,差点被我爹镇死了!”

    “我觉得是你爹比较邪门!”

    钱晨差一点说出了实话,刚刚他几乎就要出手了!

    但探入队友的记忆总是不好,而且他身上的这股魔性,比什么诡异都可怕多了,乃是诡修的祖宗!万一除去队友记忆中的诡异之时,留下了一丝一点的魔性,后果只怕要比现在严重多了。

    而宁青宸反应很快,瞬间冻结了自己的意识,而念及司倾城身上应该会有陶天师留下的后手,所以他便没有急着出手。

    没想到陶天师神通着实不可思议!

    在女儿的记忆里都能出手,如此无处不在,无所不能,几有一丝道君的感觉了!

    当然,比起道尘珠中封印的魔性,一念魔染一界的恐怖,还是差了一些。

    钱晨有些怀疑,若是自己真的被魔性魔染,日后只怕有人想到自己,就有沉沦九幽的危险,比陶天师还要恐怖无数倍,堪称九幽最大污染源。

    转头看向不远处的昆仑研究院,钱晨迈出脚步,低声道:“既然来了,便随你们一起,去会会那先天灵宝,昔年西王母手中的昆仑镜吧!”

    “师妹,你手上方士仿制的那面还在吗?”

    司倾城微微一愣,掏出一面青铜古镜。

    只见镜面之上泛起一点光亮,似乎摸到了一丝玄妙的道蕴,能够利用此镜,有限的窥探过去未来。

    钱晨的阳神借助道尘珠显化,步入了这座大楼。

    一入大楼钱晨便看见一名道人,那一刻天地骤宽,似乎天地之间独此一人!

    他颇显老态,满头银发却无一丝枯白之感,挽成简单的道髻,插着一根竹簪,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双寿眉极长,垂落到了肩膀上。他面露微笑,似乎等待钱晨已经多时了!

    气机与宇宙相合,却又有一丝格格不入之感!

    “长眉真人!”

    钱晨凝重的看着此人,念出了此界唯一能给他如此感觉的那个道号!

    身旁的燕殊也是脸色一变,元神高人!他不是已经飞升了轮回之地了吗?还能回来?

    长眉真人似乎猜出了他们的心思,呵呵笑道:“几位小友请放心,长眉的确飞升,并未再回来。如今在这里的,只是过去的他罢了!”

    “我飞升前,想要看一看未来此界的种种劫数,也是为了防备被我封印在太阴星的轩辕法王、天淫教主两大魔头,因此便借用了昆仑镜一探未来。未曾想这个时间点竟然如此热闹,就忍不住也来凑了一手!”

    “所以在飞升前,穿越到此,等待了两天!想要看看未来新仙道的创立者,究竟是何等人物!”

    昆仑镜真坑啊!

    钱晨等人同时升起了这个念头,心中暗暗道:“能穿越时空了不起啊!未来的人回来也就罢了!这过去的人也能等一手……过分了!这玩意果然太作弊了!”

    没想到吧!我飞升了?没回来……

    但飞升前还能穿越一手——

    钱晨突然想起长眉真人所防备的那两个魔头,一时间居然升起了感同身受的同情之感。

    以为长眉老贼飞升了!在无人可制,终于突破封印,出世准备祸乱天下的时候,一个眉毛特长的老道突然冒出来,告诉你:“爷走了!但没完全走……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以后有一天,我也要借助昆仑镜这么做一回!吓他们一跳!”

    刚刚有被吓到的钱晨在心中暗暗发誓道。

    “真的只是看一眼?”钱晨有些底气不足的问道。

    长眉点点头:“道友放心,真的只是看一眼……哦!道友等那昆仑镜,怕是有些等不及了吧!我已经劝过赤杖真人,让他不再为难道友。将昆仑镜借出,助道友平定魔劫!”

    “真人……要不一起?”钱晨试探道。

    长眉真人连连摆手:“算了算了!我与那域外天魔无缘,更非其对手,若是插手除魔,只怕连飞升的机会都没了!道友乃是镇压此魔的命定之人,我等自当助之,奈何道行浅薄,只能请出昆仑镜助道友一臂之力了!”

    长眉真人热情的打开钢铁大殿,露出殿中的青铜巨鼎来。

    鼎中的先天一气混沌元胎,已经化为一颗漆黑的光卵。

    卵中犹如混沌,孕育着一朵鲜艳的红莲,红莲之上一尊囊括整个昆仑世界,将众生意识念头融入体内,以众生之心为心,众生之念为念的魔影,散发着犹如九幽的气息!

    钱晨走入殿中,借助司倾城手中的昆仑镜仿制品,感应着那先天灵宝的气息。

    他的神念透过青铜镜,触及了一个稚嫩无比,又古老无比,仿佛贯穿时空,亘古不变的宏伟意识。

    “咦?道尘珠的气息……”

    那个意识徐徐苏醒,好像打了一个哈气,睡意惺忪道:“你是楼观道的弟子?找我来要好处的吗?不对……你就是道尘珠!你不智障了呀?”

    “我什么时候智障过?”钱晨跳脚。

    “以前我见你的时候,打个招呼,你要六十年才能回复我,我们都以为你是弱智呢!”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