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尊

第一百四十八章乾坤造化,斩情剑诀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言情中文网 17,最快更新明尊最新章节!

    这次的任务大家收获不菲,只是主线任务一二的奖励便有两千三百道德之多,加上斩杀涒滩天魔支线任务,钱晨一共收获了三千三百道德。

    而且他的轮回权限提升后,兑换榜单之中,成品法宝和丹药的兑换价格没有下降。

    但功法神通(非买断)和天材地宝(原材料)的兑换价格却大幅度下降,几乎只有原来的四成左右。

    虽然相对价格依然比地仙界高出近倍,但考虑到许多天材地宝有价无市,罕见难寻,也算终于有兑换的价值了!

    钱晨招来轮回之主的玉册,翻到太阴真煞之上,反手便将从智狼王内丹之中提炼出来的太阴真煞奉上云台!

    “轮回之主,洗练补全这道太阴真煞!”

    云台之上垂落一道光柱,笼罩了这道煞气,伴随着光柱犹如一道极度凝聚的月光一般,勾动太阴真煞如潮涌动,混杂在妖丹之中最后那一点顽固,驳杂的妖气,也迅速褪去。

    煞气在月光下犹如一泓清泉一般涌动,钱晨闭目利用对道尘珠那一点感知,营造光柱,小心翼翼的感悟着其中元气凝练的玄妙。

    “果然是造化鼎!”

    钱晨凭借着斡旋造化大神通,竟然真的从轮回之主降下的光柱之中,窥探出了一丝凝练元气的玄机。

    但很快,光柱就骤然膨胀,一道小拇指粗的太阴真煞骤然降下,将那一道煞气的本源补足,然后就出现一只鼎足,把钱晨的神念一脚踹了出去,钱晨最后只看到一只被无穷元气环绕的青铜鼎足昙花一现般闪过,就感知到自己道尘珠中倒映的光柱破碎消失!

    “嘶嘶!”钱晨收拢溃散的那一丝神念,抱怨道:“不给看就不给看嘛?那么暴躁干嘛?”

    “难怪只能排行老二!造化鼎很了不起吗?说不定就是太上道祖女装祭炼的……”

    “活该像个被抛弃的怨妇!”

    “论起造化之道,我二弟天下无敌!等我找到八卦炉,谁还稀罕你似的!”钱晨本我灵识在道尘珠中小声抱怨道,方才一闪而过的青铜鼎足突然再次出现。

    鼎上雷纹凝聚了一丝紫电,狠狠的劈在了道尘珠上,饶是道尘珠这般的先天灵宝,都被劈了一个蹣跚。

    “要死!要死!要死!”

    钱晨大惊失色,连忙将那一丝紫电困住,百般消磨,甚至借助了本体之力,才将其困入道尘珠中!

    “九天雷府神靁真煞!真是要亲命了!居然用天界的煞气来劈我……嘿嘿!不过这出自九天雷府的神煞之气,下界难寻,非但是炼制法宝,乃至修习掌握五雷大神通的好材料,若是遇着遭遇雷劫之辈,这一丝煞气便能给他一个巨大的惊喜!我升级大圣雷音琴的材料有了!”

    钱晨再次看到那只鼎足,确定了轮回之主中果真有造化鼎后,心中微微一定。

    他方才乃是故意去刺激造化鼎,除了想要八卦太古娲皇是不是太上的大罗化身之外,更是也想借此试探昆仑镜告诉他的消息!

    “造化鼎并不在兑换榜单上,看来真的是轮回之主中较为核心的一位!”

    钱晨看着道尘珠中那一丝闪烁紫光的雷芒,连忙拍了拍胸口,平息了还在乱蹦的小心跳。

    这一丝九天雷府神靁真煞,乃是远古仙界天庭下辖的九天雷府处决仙人所用的天府斩仙神雷,不断泯灭元神真仙的元神,雷击行刑地数万次,才能凝聚的神煞之气,与地仙界的七十二地煞之气根本不是一回事!

    刚刚若非道尘珠挡着,就算钱晨修成了元神,只怕也得被这一丝煞气重创!

    这造化鼎的脾气,简直就像更年期的中年妇女一般暴躁。不过看它反应,暴躁之中还是留了一手,甚至给钱晨留下了一丝好吃,还真有可能是太上三宝的‘大姐’!

    昔年那位太古娲皇,或许真的是太上的黑历史也说不定。

    “偷窥了一丝造化鼎炼化煞气的玄机,凭借我斡旋造化大神通和继承自太上的丹术,或许也能尝试将普通的天地元气炼化成罡煞之气了!”

    “不过普通的罡煞之气还好,位列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的那等,就有些麻烦了!我炼一炉丹都未必能凝练一丝……倒是若借助修士的金丹、阴神、阳神这般元气极度凝聚之物,配合魔道的某些手段,或许能简单造就九幽的某些高品质罡煞之气!”

    钱晨的思维下意识的往魔道方向偏差,瞬息之间便叫他参悟出了几种残酷至极,将修士扒皮抽骨炼魂的魔煞丹方!

    “不对,我怎么又想到魔道手段去了!这悟性有些偏差啊!”

    钱晨连忙中断自己的灵感,这短短片刻,他便已经依据太上天魔从红莲中诞生的某些道理,悟出了一门都天神煞灭世红莲大阵!

    以一界生灵为薪柴,消磨整个小世界的元气,凝练一道红莲焚世神煞气……

    一道煞气刷出,几有焚天灭地之威!

    “这都天神煞还是个系列神通,一共能凝聚三十六种性质极端,都是天地毁灭时的极端环境下,由无数元气凝聚炼化而成的神煞之气,不对……我为什么会知道诸世毁灭一共能凝聚三十六种极端性质的元气?”

    钱晨掐动手指算计起来,发现这或许是太上天魔未能完全封印的后遗症,随着他修为的强大,也越来越容易受到道尘珠封印的魔性影响。

    他现在自然而然,便能凭空领悟出某些魔道至理。

    什么叫魔道源头啊?

    这就叫魔道源头啊(后仰)!

    钱晨挥袖将自己兑换出来的冰魄寒光罡气和太阴真煞,自云台之上一收,转头对宁青宸道:“宁师妹!我替你兑换了适合你结丹的罡煞之气。”

    “你回归之后,可以去找燕师兄,让他助你获得攀登建木的资格。建木高入九天,可以临天采罡,五年之内你便有机缘将冰魄寒光大神通修至小成,顺势丹成一品!”

    “不过,如此的话,丹成之后你便有一道不小的劫数。”钱晨微微皱眉,摇头道:“说起来也是为我挡灾,这广寒仙子之说果然不同寻常,我炼成那颗广寒冰魄丹时修为不高,竟未能发现那一丝因果。”

    “如今因果收束,已成了劫数,那枚广寒冰魄丹用过的人只有我们两个,此劫不是应在我身上,就是应在你身上!”

    “若是落在我身上……那道劫数它承受不起,整个广寒宫都要受到反噬!蔓延太广了!”

    燕殊听到走了不由自主的点头道:“广寒情劫在海外大名鼎鼎,号称每代必出一个飞升元神!若是将师弟你牵扯进去,劫上加劫,咱们海外未必撑得住啊!”

    想起钱晨每次引发自己身上牵绊的劫数,不令劫难积累的后果。

    比如这次多灾多难的昆仑界,差点连先天灵宝昆仑镜都要翻车的恐怖魔劫,小队的几人都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钱晨叹息道:“如此,却要使师妹代我应劫了!”

    宁青宸微微有些紧张道:“想来若没有这道劫难,我亦不知何时才能成丹呢!能帮上师兄就好!不过,若是这劫难和广寒仙子有关,以我资质……”

    “师妹!”钱晨严肃道:“这广寒仙子,必须由你来当!”

    “而且师妹切勿妄自菲薄,以你的资质,在历任广寒仙子之中也能排到中游。而且凤师与你气运交织,修成太阳神火丹便是广寒仙子气运反哺之兆。太阴太阳,亦是你千年之内,唯一能成就元神的机缘!”

    宁青宸稍稍低头,静静的想了半响,忽而抬头道:“既然如此,我便应了此劫罢!只是师兄,听闻广寒仙子从来是用刀的!我用刀从来只下过厨,而且……”

    她脸色微微羞红,小声道:“还切得乱七八糟的,只怕在刀道之上,并无天赋!比不得师兄你刀剑双绝……”

    燕殊凑到钱晨耳边低声道:“说实在的,师弟!你之前刀剑双绝,左刀右剑的,实在是有广寒仙子的风采。历代广寒仙子,专修冰魄神刀的倒是少见,多是你这般刀剑合并的……”

    “燕师兄也有意修习太阴神刀吗?”钱晨淡淡的问了一句。

    燕师兄干笑着摇头道:“哈哈!不必了!师弟……这就不必了!”

    钱晨微微闭目,突然翻手拿出大圣雷音琴,抽出我执刀,有情剑,刀剑交叉在胸前道:“广寒宫的太阴斩情刀经算什么?不过是从太白剑宗学来的的半吊子斩情剑法罢了!我已经自太阴刀经之中悟出了这门刀法的本来面目——天地六御剑诀,人欲一脉的斩情御剑诀!这就传授给师妹……”

    “日后可以仗之海外!但凡有什么广寒宗的婆娘来罗里吧嗦的!你就一剑砍过去,告诉她这是太白一脉的传承,叫这些盗版货有多远滚多远!”

    “太白剑宗威名赫赫!那些老虔婆绝不敢和你多嘴!”

    说罢,钱晨便以刀剑为笔,在一片灵玉上书画了起来,很快便浅浅的刻画了一位少女,提着剑蓦然回首,身边一只大金鸡犹如凤凰,浑身赤金,饮颈亢鸣的观想图。

    虽然只是寥寥几笔,却画出了少女目中的不舍和绝然!

    燕殊看着此画,惊于其中的剑意,他丹田之中本命剑胎突然触动,竟有一丝跃跃与之争锋的感觉。

    “太白剑宗果然不凡,此宗在剑道之上只怕可与少清一比了!”

    “天地六御剑诀!似乎是一门一剑生万法的剑阵,天罡、地煞、人欲、鬼魂、神威、灵气,皆入剑中,化为天地六御剑阵,充塞天地,御六气以游无穷!”

    “不对……就像人欲分为六欲御剑诀和斩情御剑诀一样,此剑还有一种修法!斩却六气,以破无穷。”

    “乃是以斩情御剑诀为心法的——斩情见道,六御无我!”

    燕殊凭借自己对剑道的本能,便察觉了这一剑之中的凌厉绝然,乃至破尽万法的不详之兆。

    “师弟怎么会把这种剑法传给宁师妹?如此,极是不详啊!”燕殊微微思索,心中一惊道:“莫非……”他看着钱晨,心中微微叹息道:“万古魔劫!看来师弟心中终究有一丝畏惧啊!他不是怕自己无法度过此界,而是怕我们……”

    “所以留下了这斩断前缘,断绝因果的一剑吗?”

    “我和司师妹尚且有少清和陶天师相护,莫非师弟是算到了宁师妹最易遭劫,这才布下后手?”

    燕殊和钱晨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

    宁青宸略有些忐忑不安的收下那铭刻斩情御剑诀的灵玉,钱晨抬头一笑道:“怎么,燕师兄也对太白剑宗的剑法有些兴趣?”

    燕殊微微沉吟,坦然道:“这地仙界中,唯有我派和太白剑宗,算是剑道源头!可惜相隔百万年,未能得见太白全盛之时的剑法之威。如今听闻此宗尚有剑法传下,如何能不好奇。”

    “说起来太白剑宗的寻常剑法,我少清就藏了数十套,但天地六御剑诀却是此宗三大传承之一,少清却是未有所得……”

    钱晨微微点头道:“这六御剑诀,我所得只有万鬼御剑阵的一部分,后来得了蕴藏斩情御剑术的广寒宫传承,又在轮回之主这里兑换了其他几篇残片,才拼拼凑凑,凑出了一门《天地六御剑阵》!这便赠予师兄吧!”

    说罢,便将六把粗糙的剑胚送到了燕殊手中,其剑身上铭刻着祭炼的法诀和布阵之法。

    却见燕殊点头笑道:“也是!剑修到了我这般境界,也要试试那两条道路了!我虽然好剑如痴,但终究不是舍剑之外,别无他物的性子,那一剑破万法之路,只怕与我无缘。说起来,是时候该参研剑阵之道一番了!”

    燕殊收起天地六御剑阵的六把剑胚。

    这些剑胚均是剑阵核心之物,纵然以钱晨之豪阔,也不过粗陋祭炼了一个胚子,还需要燕殊仔细打磨一番,寻得六把剑胚对应的天材地宝祭炼进去,才算入门。

    “虽说我辈一剑在手,不惧任何大敌。但先前种种,还是显得我手段略少了些!若是剑阵入门,面对高我一个层次之辈也不过尔尔!日后就算面对元神大敌,也不会拖累师弟你了!”

    说到这里,燕殊突然想到钱晨和昆仑镜联手对付的那一恐怖魔影,不禁苦笑道:“这话还是说大了!“

    “若是遇到前日那般情形,我只怕还是只能……”

    钱晨想起太上天魔也不禁跟着苦笑:“燕师兄!莫要说什么拖累不拖累的!若是面对之前那个存在,我也不过是道尘珠的拖累而已。不……不对,应该是道尘珠拖累了我!”

    钱晨满腹牢骚道:“这根本就不是我们惹出来的事!论起来,还是太上……”

    燕殊面色急变,连忙拉住钱晨道:“师弟不可乱说!”

    他环顾了一圈,道:“我等道门弟子,岂能如此轻率口犯道祖?慎言……”他对钱晨使了一个眼色,钱晨莫名的懂了他的意思,他也在怀疑轮回之主的身份呢!

    钱晨无奈的叹息一声,大不了就被阴阳扇挤兑呗!它还能拿我这个大哥怎么样?

    “我从昆仑镜那里,弄到了某些不可说的便宜。以后兑换材料、功法可以便宜近半,轮回之主的墙角不挖白不挖。大家有什么想要兑换的东西,大可通过我来,少花一点是一点!”钱晨告知几位队友。

    钱晨也准备兑换一些自己修墓布局要用的东西,看了一眼自己账上的那三瓜两枣的道德点,搓了搓手,准备开启紧张刺激的氪金环节!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